我看書齋 > 無敵從天賦加點開始 > 第一百零六章 偽君子

第一百零六章 偽君子

        前后不過十分鐘,陸陸續續有人聞訊趕來,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狼群,一批接著一批,越來越多,沒完沒了。
  
      很快,以陳煜他們為中心,大概直徑百米以內,周圍的低矮的草木全部被人為踏平。
  
      視野逐漸開闊起來。
  
      眺目望去。
  
      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一片。
  
      聚集來的團隊或個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不僅僅如此,還有稍遠隊伍沒能及時趕到。
  
      實力稍次的,躲在遠處,暗中觀察。
  
      整體實力較強的,自信能分一杯羹,自然就打頭陣,走在第一位,好像看熱鬧一樣稀松平常,壓根沒有一點作為強盜的覺悟。
  
      總而言之,里三層外三層,包餃子似的,把他們裹得嚴嚴實實,這比喻一點都不夸張。
  
      難以想象,只是一陣槍聲,就能引出這么多人來“圍觀”。
  
      “不就是圍剿了個妖獸么?至于全部都過來湊熱鬧嗎?有那些閑工夫,還不如自己圍捕一個……”
  
      陳煜心里在驚嘆的同時,又感到非常疑惑。
  
      其實是他孤陋寡聞了。
  
      也可以說他初入江湖,看待問題太片面了。
  
      夢魘森林并不缺妖獸。
  
      但在邊緣地帶,盡是些最低級的妖獸,戰斗力恐怕和一些兇猛的差相差無幾,無論是經濟價值,還是科研價值,都不足以勾起大伙兒興趣,換句話說,不值錢,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花心思費精力去抓這些,到頭來換不了多少錢,這樣的買賣沒幾個人回去做。
  
      相反,一些稀有、強大的妖獸,在邊緣地帶偶有出現,可遇而不可求,這些才是移動的“金庫”,干掉一只,往往預示著將發大財。
  
      畢竟靈氣復蘇不過三十年,物種進化還在繼續,保不定會有新物種誕生,這樣的“新型”妖獸更是無價之寶。
  
      隨便湊過來喝點湯,那少說能小賺一筆。
  
      這樣送上門來的好處,誰會甘愿錯過呢?
  
      而這樣的妖獸,一般的武者無可奈何,稍有差池就有團滅的風險,一般情況下,團隊就會用靈力步槍進行遠程攻擊。
  
      事實上,從某種角度來說,槍聲可看作一種求救信號。
  
      一般的團隊,三五個人,遇到強大妖獸,必定獨木難支,這時候利用槍聲吸引“援軍”,這是無奈之舉,亦是上上之選,等圍攻干掉妖獸,屆時相互商討一下,合理瓜分戰利品,以最和諧的結局收尾。
  
      “不過倒是挺有趣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不知為何,見到如此場面,自己又是甕中之鱉,陳煜竟然還有點小興奮。
  
      聚過來的隊伍或個人,見到中央的景象,殘碎的肢體,腥臭的粘液,奇形怪狀的殘肢,無不瞠目結舌,私底下竊竊私語起來。
  
      這妖獸看起來是鬼面蜘蛛。
  
      但又不是太像……
  
      稍稍一打量,他們心中自有定論。
  
      顯而易見,這是一只罕見的妖獸,全新的物種也說不定,下此定論后,他們的雙眼放光,熾熱無比,仿佛眼前是一座金礦,或一個美人。
  
      “哈哈,任老大運氣不錯啊,竟然遇到這么一個稀罕寶貝!”
  
      這個時候,一個調侃的聲音響起。
  
      陳煜循聲望去。
  
      卻是身穿黑衣黑褲的一幫人,七八上十個,個個神色倨傲,不可一世,其他的隊伍好似有些畏懼他們,不知是故意還是咋地,全都與他們保持適當的距離。
  
      為首的一個面容精瘦,小眼睛,鷹鉤鼻,鼻下一撇八字胡,眉宇間有一團化不開的陰霾,顯得精明又猥瑣。
  
      剛才的調侃聲,正是他說出來的。
  
      全場,他是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
  
      地位實力,恐怕不一般。
  
      “嗯,這人有點意思,高級武者,單論氣勢,似乎要比任天涯要強上稍許……”
  
      能做領隊,至少是中級武者。
  
      做到小有名氣,高級武者是基本。
  
      再看任天涯的表情,于從容之中,帶著些許忌憚。
  
      而夏東來就沒那么沉穩,情緒全部寫在臉上。
  
      由此斷定,這群黑衣人,地位不小啊。
  
      “嗯,等等,那是……”
  
      陳煜忽然注意到,他們的胸口出,繡著一只“狼頭”,再加上其他隊伍的反應……
  
      “他們是青狼幫?”
  
      他幾乎可以斷定,十之八九就是,“這么快就遇上了,正好熟悉一下……”
  
      他正默默想著,任天涯反唇相譏道:“沒什么,多虧了你趙輝匆忙趕來,不然我們是生是死還是未知數呢?”
  
      鬼面蜘蛛已經死了,他們幾個活生生地站在這里,何來“是生是死是個未知數”的定論?
  
      話里話外一點情面不留啊。
  
      名叫趙輝的黑衣人也不生氣:“哈哈,任老大這話說的,太抬舉我了!”
  
      說著,他消融逐漸斂去,“廢話不多說,這些戰利品,有我青狼幫的一份!”
  
      還真不廢話,明搶都這么理直氣壯。
  
      任天涯想盡量拖延時間,當然不肯讓步:“這只鬼面蜘蛛是我們拼了老命才斬殺的,你這紅嘴白牙一碰,怎么全部都成你的了?”
  
      “你少他娘在這里嘰嘰歪歪!”
  
      趙輝壓根就不吃他這一套,“在夢魘森林,規矩就是這樣,你任天涯不服氣,有本事金盆洗手改行啊,不要把我們當傻子,你們隊里其他幾個人呢?”
  
      任天涯面無表情,僅吐出兩個字:“死了!”
  
      “死了?”
  
      趙輝看了看“戰場”,的確有不少肢體殘骸,即便如此,他也是一萬個不信,當即戳破了他的謊言,“我看你是在拖延時間吧?對不起,你遇到的是我們青狼幫!”
  
      話音剛落。
  
      任天涯雙眼一凝,露出忌憚之色。
  
      而夏東來身體一繃,微微戰栗起來。
  
      “不要擔心,你們一個也休想跑!”
  
      趙輝命令部下步步緊逼,轉頭小聲道,“他們在拖延時間,你們趕緊帶幾個人追上去!”
  
      其中一個得令,帶著另外兩個黑衣人悄悄退出,利用他們的追蹤技巧,反方向追了出去。
  
      “趙輝,得饒人處且饒人!”
  
      見狀,任天涯目欲噴火。
  
      他沉不住氣了。
  
      “哈哈哈,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任天涯啊任天涯,你連這點覺悟都沒有么?”
  
      “告訴我另外幾個人下落,或許還能留你們一條狗命!”
  
      趙輝“呵呵”笑了兩聲,根本沒把任天涯放在眼里。
  
      要在平時,趙輝也不敢這么造次。
  
      任天涯在在怎么說也是高級武者。
  
      發起瘋來拉幾個人墊背是很輕松的。
  
      但今天不同以往,任天涯受了傷,傷勢看起來還不輕,整只手臂血淋淋的,機會難得,趙輝又豈會讓到嘴邊的肥肉白白飛走?
  
      “各位弟兄們,任某在青陽鎮混跡多年,向來光明磊落,重情重義,今日的局面,任某始料不及,還請大家賣任某一個面子,他日必有重謝!”
  
      自知沒有辦法,任天涯打算“逃跑”。
  
      但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又有數條餓狼虎視眈眈,他們這是插翅難飛啊。
  
      還好他任天涯在青陽鎮小有名氣,死馬當作活馬醫,希望借此開辟一條逃生之路。
  
      不說,這一招果然奏效。
  
      不少湊熱鬧的隊伍陸續離去。
  
      人流一下少了大半。
  
      這其中有念在往昔的情份的,更多的是不想摻和進來,青狼幫這個“惡霸”,當場要圍剿殺人,搶奪戰利品,誰也不想和他們扯上關系,反正又得不到什么好處,不如就此離開,還能賣任天涯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走!”
  
      見人流散去,任天涯低喝道。
  
      夏東來,陳煜慢慢后退。
  
      而青狼幫似乎沒有要放手的意思,一步步緊逼而來。
  
      這樣下去,他們三個人,可能誰也走不了!
  
      “可惡!”
  
      任天涯暗罵一聲,這兩字無比絕望。
  
      “任天涯,沒事這么偏僻的地方干嘛?還碰巧遇到這么一個妖獸?是不是發現了什么寶貝?”
  
      “哈哈,你們最好乖乖就范,否則……”
  
      趙輝臉色逐漸陰沉下來,今天他得到消息,任天涯的小隊有新人加入,可能會是個“大肥羊”,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任天涯行為反常,肯定知道些什么。
  
      活捉了這些人,哈哈,肯定連升三級。
  
      大概退了百來米,青狼幫的動作從原來的試探,到隱隱有包夾之勢,顯然,他們有些不耐煩了。
  
      怎么辦?
  
      走投無路了么?
  
      不,決不!
  
      任天涯忽然把目光落到陳煜身上。
  
      “對不住了兄弟!”
  
      毫不猶豫,一邊捏碎早已準備的煙霧球,一邊將陳煜作為擋箭牌推了出去。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