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修文物從直播開始 > 第七十八章 去敦煌

第七十八章 去敦煌


  羅理事也和楚河說道:“而且,今天四個組的組員,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文物修復學生,他們都是只是在學校里接觸文物修復,很少有外出實踐的機會。”
  “而你們組倒是好一些,之前因為選中幫忙修復《永樂大典》,所以有了一些修復的經歷,但是除了你之外,你的其他組員也都是對敦煌壁畫一知半解,想必你在此之前,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啊。”
  單老也點著頭,同意著羅理事的話:“是的,別說那些學生,就連我整天待在故宮里的老頭,聽你說的那些原理,我都覺得有些頭疼了。”
  楚河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們的話,只好尬笑著。
  許一鳴這時卻開口了,“這一次,我們之所以要這么選修復敦煌壁畫的候選人,其實也只是做個樣子,讓國外的文物保護組織認為我們是公開考核的,但是我們怎么可能會把這么重要的敦煌壁畫交給外國人修復。”
  “我這么說,你應該懂了吧?”許一鳴給楚河一個眼色。
  楚河哭笑不得,“我懂......”
  “而且,我們這里的五個老頭老太太......”單老這時想起了許一鳴、羅理事:“噢,是三個老頭老太太,加兩個沒那么老的,都不擅長在敦煌壁畫上,所以與其說我們是在考核,其實也就是幫忙物色一下有潛力的文物修復者罷了。”
  “好了,你讓你的組員準備一下,兩天后,和我一塊出發去敦煌吧。”張永進示意著楚河。
  楚河一聽,立即興奮起來:“謝謝張老先生!”
  隨后他也感謝著其他四人:“謝謝羅理事、謝謝單老、謝謝何丹局長、謝謝......許先生。”
  最后,楚河在看向許一鳴的時候,也額外多留意了一眼。
  許一鳴默默地給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自己之前答應他的事,自己已經做到了。
  “好了,你可以出去看看別的國家文物,好好放松一下,不用太緊張,等去到敦煌,自然會有更厲害的文物修復師來教你們的了。”張永進讓楚河先行離開。
  等楚河走了之后,何丹便問起了許一鳴:“一鳴,你之前說去茶會拍賣乾隆音樂鐘、以及找回敦煌遺書的搭檔就是他?”
  “是的,何局長。”許一鳴點點頭:“當時我接到了情報,說是有人想要出手一批敦煌遺書,所以我就去到了金陵,找到了楚河,讓他和我一塊去茶會,而且他還在一堆破書里找到了《妙法蓮華經》!”
  “《妙法蓮華經》?!”張永進有些驚訝著:“你是說那小子手里有《妙法蓮華經》?”
  “是的,但是當時那本經書已經破爛不堪了,我想他應該修復好了吧。”許一鳴推測著。
  張永進拍了下桌子:“好啊,剛好我博物館里缺了一本經典的經書坐鎮,看我哪天套一下那小子,讓他捐給國家。”
  “......”單老瞇著眼睛,笑道:“張老,你又開始了,然后又給他一副錦旗和五百元現金?你這招,真的是百用不厭啊!”
  而此時的楚河則是走出了展覽廳,其他組的組員都紛紛問著他。
  “同學,你好,我是東南學校的,我想問下,類空鼓的壁畫病變它還會不會變成其他的病變類型?”
  “同學,我能加個微信么?”
  “楚同學,我想問下,你們組還缺人么?......”
  楚河被好幾個學生都問的無法脫身。
  直到楊爍等人好說歹說才從人群里把他拉了出來。
  “你現在可是學生代表里的大名人了呀。”雪蘭琪樂呵地說著。
  楚河嘆了一口氣,“什么大不大名人,我們不都是為了敦煌壁畫么......”
  “話不是這么說的,你剛剛上去寫分子式理論的時候,我聽到其他組有些女生就說你很厲害,很欽佩你呢。”黎曉晴一本正經地解釋著。
  黎曉晴說完這句話,惹得楊爍等人都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楚河見他們都在調侃著自己,便借故地說著:“剛剛張老先生還說讓我通知你們后天就出發去敦煌,但是你們一個個都在取笑我,那我只好和張老先生說,我要換組員了。”
  說完,楚河便假裝回會議廳。
  楊爍連忙拉住了楚河:“哥,哥,我錯了!我錯了!”
  董路帆也連忙說道:“楚河,我們開玩笑而已,開玩笑而已。”
  “對對,楚河哥哥大人有大量~”雪蘭琪忍著笑意。
  雖然其他人都知道楚河是在開玩笑,但是黎曉晴卻滿臉苦愁地說著:“我,我真的很想去敦煌的,楚河,你不要換組員好不好......”
  楚河被黎曉晴的天真逗笑了,便解釋著:“放心吧,我不會換組員的,無論怎樣,都是我們五人。”
  “哥,我帶你去看看那邊的文物展覽!您老小心點走。”楊爍的拍馬屁水平讓楚河頓時覺得頭皮發麻......
  因為去敦煌壁畫的人選已經定了下來,所以楚河他們在接下來的兩天總算是了無牽掛地欣賞各地的文物展覽。
  出發去敦煌的日子終于到了。
  而這一次因為由張永進帶著楚河等五人,所以在去的路上他們都是有說有笑的,在飛機上的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下了飛機,天色已經微暗,他們坐上了由當地的敞篷車,往莫高窟的第135窟駛去。
  一路上,楊爍等人看著周圍的環境越來越荒僻、原本還有些綠色植物的土地最后也只是變成了黃色的戈壁灘了。
  張永進趁著去第135窟的路上,和他們講了那里的事:“其實你們這一次去,主要是輔助和學習為主,因為有一個高級文物修復師在那,所以你們也不用太擔心。”
  “高級文物修復師?”楚河有些欣喜:“想不到還能和高級的文物修復師學習一下。”
  “據說這一次修復組還派了至高級的文物修復師去了敦煌,但是因為那老人家喜歡自由,所以隔三差五就外出,不在修復現場。”張永進解釋起來。
  在聽到張永進的這些話,大家伙兒也都不由得激動起來。
  而楚河無意間卻在窗邊看到不遠處有一人正趴在地上,用放大鏡研究著什么。
  正當他感到疑惑的時候,車子“砰”的一聲發出了巨響。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