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云瀾之上 > 15.過往

  “喂,變態!你沖我來!別弄艾迪!”李希大喝,掙扎著想要站起,可怎么也站不起來,根本使不上力氣。
  也許李希沒有必要去為艾迪出頭,可有一種共鳴和力量趨勢著李希去這么做,那就是同樣為生活而努力的平凡的偉大,艾迪其實可以在艾薇兒的庇護下無憂無慮的成長,但他比任何人想象中更加懂事,更加努力,他能夠獨立繼續其父親的研究,足以證明這一點。
  “艾迪……”艾薇兒拄著武器,顫顫巍巍的爬了起來,然后一步一步的向著龐醫生走去,“你……不可以……傷害……艾迪……”
  “姐,你不要過來,我……可以……打敗……啊……”艾迪強忍著疼痛想要阻止靠近的艾薇兒,可是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被人割開皮肉,這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咔咔……知道惹怒我的下場了吧。”邊說龐醫生邊加大了手中的力度,他的傷口越來越大,同樣的,艾迪的傷口也越來越大,“你不是看不上這些結構,好好看看,這些肱二頭肌,三角肌,全是支撐你行動的核心動力,你還鄙視它們嘛……咔咔……”
  傷口的疼痛已超出了艾迪的承受能力,他的眼球上翻,嘴角不停抽搐,四肢也在顫抖,血流了一地,自從艾薇兒再次被打倒后,艾迪忍住疼痛,再也沒有哼一聲,這更讓李希感受到了那種痛苦,因為他也曾經這樣做過。
  “喂!龐變態,龐神經,龐腦殘!你過來啊!”李希歇斯里地的喊到,“為什么要這樣,他用你們的形象只是為了生存,你們不喜歡改了就是,為什么!有能力就要踐踏別人嗎?別人的追求你們真的懂嗎?”
  “哈~咔咔~”龐醫生最終被李希的這句話吸引了注意力,他仿佛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轉而對著李希說道,“小子,第一天在云天混啊!實力便是這里的一切,有實力可以在這里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沒實力的人就會像你一樣只懂得憤怒!可惜憤怒至始至終都是無用的。”
  “那總需要一個理由吧!”李希怒道,“沒有任何理由的就要滅這滅那,不覺得這很沒有人性嗎?”
  “理由!我們不遠萬里來到這里還不是理由嗎?”龐醫生笑道,“最可笑的是,我們已經說出了理由了,你還一遍一遍的問,我們已經很仁慈了!我為什么要和你說這么多……對了,只是太多年沒人這么問了,感覺想回答一下,哈咔咔!”
  李希默然,也許他上來以后有太多的疑問,對于這個問題總想一遍一遍的問,就是怕自己聽錯了,然后讓自己更確定這無聊的欲望才是云天的主流,自己所謂的希望或許一文不值,但他仍舊要堅持,總有人在守護這最后的希望和美好,“你說的對,在于你,這是你一個可笑的問題,可在于我,包括艾迪,艾薇兒,生活不止這無聊的實力和欲望!”
  話剛說完,李希整個人都像變了一樣,馬步單手撐地,緩緩站起,渾身肌肉鼓蕩,似乎每一塊肌肉都在震蕩,插在身上的手術刀,根根斷裂開來。
  “我雖然沒有實力,但是,我有一顆不死的心!”李希說罷,箭射而出,雙拳握緊,震蕩波發出,兩個拳頭如包裹著一層圓形的光波一般,沖到龐醫生跟前,一拳,一拳,再一拳。
  雨點般的拳頭落在龐醫生的臉上,再加上震蕩波的加成,龐醫生就如一個被人敲擊的鐵棍般,不停震動,李希的拳頭力量不行,可這震蕩的加成卻讓龐醫生七竅流血。
  龐醫生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整個人就這么被李希揍趴在地上。
  李希喘了幾口粗氣,看了看倒下的龐醫生,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些快感,然后又很快的被自己嚇到,如果打倒別人自己也能獲得快感的話,和這些被自己打倒的人又有什么區別呢!
  正在胡思亂想的李希卻沒有發現,同時倒下的還有艾迪,癥狀和龐醫生一模一樣。
  這時,龐醫生卻笑了,“哈咔咔,打吧,盡情的打吧!”
  李希心中驚疑不定,莫非真是瘋子,盡然讓自己打他,有受虐傾向還是怎么滴,隨后艾薇兒的一聲驚呼讓李希明白了龐醫生的真正意圖。
  李希打在龐醫生身上的傷勢,全部映射在了艾迪身上,龐醫生的傷勢有多重,艾迪的就有多重,他這才反應過來,回想起了之前的景象。
  他一把抓起龐醫生,憤怒的說道,“渾蛋,快點解除你的能力,不然我打死你!”
  “咔咔,打啊,在我這個能力之下,我是不會死的!因為代替我死的是那個小子,來啊,盡情的打我啊!”龐醫生依舊一副癲狂的樣子,根本沒有收手的意思,“我早就說過,憤怒,是沒用的!”
  “渾蛋……”
  “李希,住手!”
  一個熟悉的聲音想起,李希知道那是小眼鏡,這讓他的內心充滿了驚喜,他一直以為小眼鏡會躲著不出來,可沒想到,小眼鏡不但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幫他們化解了第一次危機,現在又挺身而出,不愧是自己的好伙伴。
  當然,李希有點先入為主了,小眼鏡真的只是被逼到這個份上了,他是想做惡人卻不能原諒自己的人,所以,本來他有千萬個理由讓自己跑路,卻最終敗在了自己最唾棄的義氣和友情。
  “小眼鏡,快來想想辦法,怎么對付這個老變態!”
  “說我變態可以,但別加老字……”
  “我你……”
  ……
  “血祭映射,通過自身的血液和對手的血液建立聯系,然后用不斷傷害自己和對手的方式,汲取對手的生命能力,自己傷的越重,對手生命流失的越快,幾乎毫無弱點!”小眼鏡慢慢的說道,“所以,你不想艾迪死的話,就趕緊放開他吧!”
  “難道沒辦法了?”
  李希開始懊惱,自己的魯莽對艾迪又造成了不必要的傷害,他匆匆跑到艾迪跟前,扶起艾迪,只見艾迪臉腫得根本認不出了,血液還在外流不止,他只能胡亂的用手去捂住他的傷口,然后實在沒辦法就把艾迪抱到了老巴克和艾薇兒跟前。
  艾薇兒看著受傷的艾迪,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涌,手下卻根本不慢,不知從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些紗布之類的醫療用品,簡單的處理了艾迪的傷口。
  另一邊,鬼鯊和龐醫生見到走出來的小眼鏡,無不驚訝的說道,“原來是你?”
  “對,是我,是不是很失望!我還活著!”小眼鏡扶了扶劉海,“這么多年過去了,沒想到還能認得出我!”
  “也沒幾年!”鬼鯊似乎在回憶,又似乎只是簡單的表述,不帶任何情緒。
  “老龐,沒想到,不見這么久,又被宇宙射線照了一次,又會新能力了?”小眼鏡走到躺著的龐醫生跟前,蹲下來直視著龐醫生,似乎在等他的一個答案!
  “不用套話了,我這個多虧了那死鬼的尸體,讓我仔細的,一寸不落的好好的進行了解剖,然后對自己進行了改造完成的!”龐醫生用怪異的腔調回答道,“我早就說過,人造污染者是可行的,他偏不聽!如今,所有的事實都表明我是對的!”
  “他不聽,你們就要殺了他?”
  鬼鯊聽后,仍舊無波無瀾的回道,“殺了也就殺了!只是找個讓你們自欺欺人的理由罷了,沒想到今天的收獲這么大,這趟也算沒白跑!”
  “既然你敢出來,就知道出來的后果,當年說過,給你一次逃的機會,今天,可是沒有了,哈咔咔!”
  小眼鏡冷笑,“這個不用你說,我既然敢出來,就知道這一切的后果,而你們,準備好承受我的報復了嗎?”
  “我真的在你出來的時候就仔細的看過你了,除了幾個地方大了一些,個子高了一些,還真沒注意到什么地方值得被我們重視的,你,依然是那個不成器的書呆子!”龐醫生看著小眼鏡笑道,眼中肆無忌憚的流露出鄙夷的眼神,只可惜現在他身體動彈不得,不然,他覺得可以加上一些肢體動作,讓這個鄙夷更顯得傳神一些。
  小眼鏡沒有生氣,就像龐醫生說的一樣,自己也是同樣的想法,在這里,憤怒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可你們忘了,我身后還有我的伙伴!”
  “哈哈……就這三五個烏合之眾!”鬼鯊大笑,“老龐一個人就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更別說我還沒有出手,你確定?”
  “有時候實力是重要,可有時候,懂得優勢、劣勢和相克的道理,以弱勝強,也不是不可能!”小眼鏡習慣性的再次扶了扶自己的劉海,這是他自信的時候最自然的動作。
  這股氣勢,讓鬼鯊和龐醫生一愣,心中難免嘀咕,這家伙是不是還有什么后手,可榕樹島就這么大,不至于還藏著哪個高手而二人不知道的。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