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絕代名師 > 第739章 戰神峽谷的奧秘

第739章 戰神峽谷的奧秘

孫默在告訴親傳們心得后,就穿過迷霧,進入了第三段峽谷。
  
  剛一踏入,還沒來得及看個全貌,孫默便遍體生寒,而且眼角瞥到了有一抹劍氣,疾射而來。
  
  孫默拔刀,想要攔截,同時也施展了琉璃金身,不壞之體。
  
  可以說,孫默的反應已經相當快了,可是這一次,他剛剛升起個念頭,那道劍氣,就刺進了他的胸膛。
  
  咳咳!
  
  孫默頓時咳嗽了起來,只覺得胸疼無比,有一種被貫穿了的感覺。
  
  對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去擼串了。
  
  原來那些被做成了肉串的羔羊們,是這種感覺呀!
  
  真的是太疼了。
  
  不過孫默低頭,發現身體上卻沒有任何傷口,別說流血了,連毫毛都沒事。
  
  咻!咻!咻!
  
  又有劍氣襲來。
  
  孫默不敢大意,全力格擋,同時打量四周。
  
  這一段峽谷,五十多米長,近乎垂直的巖壁上,沒有任何壁畫,全都是凌亂的劍痕。
  
  這些劍痕,氤氳著血紅色的光芒,當汲取靈氣,達到飽和后,就會咻的一下,射出來,攻擊最近的人。
  
  峽谷中,人不多。
  
  因為這一關,只要踏進來,就會被劍氣攻擊,雖說身體不會受傷流血,但是中了劍氣后,精神上的疼痛可是無法豁免的。
  
  因為每一個修煉者,都在一邊努力的格擋劍氣,一邊觀壁畫,盡可能的多看一些。
  
  一旦被劍氣刺中,達到一個自己可以承受的極限數目后,需要立刻退出去,不然的話,會猝死。
  
  “厲害了呀!”
  
  孫默現在相信,真有戰神圖錄這種神功存在了,看看這壁畫劍痕,可不是一般的天才能留下的。
  
  只有零星幾個人,瞅了孫默一眼,而大多數人,都在全力以赴,想盡快參悟壁畫,進入下一段峽谷。
  
  畢竟被劍氣擊中,宛若穿刺之刑,太折磨人了。
  
  ……
  
  “咱們怎么辦?”
  
  澹臺語堂看著眾人,問了一句。
  
  “當然是進峽谷呀!”
  
  秦瑤光說完,就抬腳往迷霧中走去,還一邊笑著調侃:“這種看著別人冥思苦想而不可得,結果自己啥也沒做就可以進去的感覺,就像是作弊一樣,感覺好爽呀!”
  
  “……”
  
  張延宗無語,他想說,你這心態不對,可是他看了一圈,注意到那些人望向己方羨慕的神色后,發現還真是如此。
  
  孫老師幾句話,就幫助大家至少節省了幾個月的時間。
  
  當然,前提還是你足夠天才,可以參悟通透的情況下。
  
  “不錯,老師就是個大外掛。”
  
  木瓜娘與有榮焉,因為不是自己參悟才辦到的,所以會有負罪感?
  
  抱歉,并沒有!
  
  因為老師的思想,就是我的呀!
  
  我與老師同在!
  
  “你們……”
  
  澹臺語堂無奈,心說你們就不怕出個意外?
  
  “病秧子,等什么呢,走啦!”
  
  秦瑤光回頭催促了一句。
  
  眾人說著閑話,就像在自己的后花園里散步一樣,就走過了那兩尊雕像,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巨劍斬殺?
  
  雕像比家養的二哈還要聽話。
  
  不少人都在看著這些學生,然后這一幕,把他們刺激到了。
  
  “這也太假了吧?自己過還不行?還要帶上別人?”
  
  “不是自己參悟的,就終究不是自己的。”
  
  “行了,別酸了,你沒聽那位老師說嗎?這一關是不是自己參悟的,沒有任何意義。”
  
  圍觀黨們嘰嘰歪歪,還有一些人找理由,寬慰自己。
  
  但是無一例外,都承認了孫默的才華,而且也開始知悉他這個人。
  
  “這下慘了,我怎么辦?”
  
  那個因為孫默的指點,才通過了第一關的西陸生盧林,這會傻眼了,原本以為想偷聽一下,撿個漏呢,結果沒混到。
  
  盧林轉頭,看向了巖壁,然后臉色就皺成了苦瓜狀。
  
  我完了。
  
  就我這種垃圾,怎么可能參悟出這些壁畫呢?
  
  等等,
  
  要不要去向那位老師請教一下?
  
  ……
  
  中州學府這么一票人穿過迷霧,進入峽谷,可不是小石頭丟進池塘引起的漣漪,簡直就像是一顆隕石沖過大氣層,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恐龍們都驚了。
  
  “什么情況?”
  
  那些正在和劍氣戰斗的修煉者們,直接驚呆了。
  
  其中有一些人,甚至在這里待了一年之久,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一群人同時走進來。
  
  難道說第二段峽谷的壁畫消失了?
  
  不然除此之外,如何解釋這么多人一起進來?他們的悟性總不可能一個水平吧?
  
  “中州學府的師生們?”
  
  白濠皺眉。
  
  這位名師英杰榜第二名,臉色立刻不好了,因為本校的學生,才進來不足十分之一。
  
  這豈不是說這些人不如中州學府的學生?
  
  要知道,傅延慶今次帶來的這一批學生,可都是去年和今年兩屆總計三千名新生中先出的最優秀的一百人。
  
  “不對,一定發生了什么事情!”
  
  白濠的目光,下意識的落在了孫默的身上,因為那些學生,不時地會望向他,眼神崇拜。
  
  周譽看到這些人,趕緊走了過來,一臉驚詫的追問:“你們怎么都過來了?我沒做夢吧?”
  
  說實話,此刻的周譽,心中最后的一點驕傲都被碾碎了,我當年也是花費了大半個月的時間,才進入了第三段峽谷,結果你們一天就做到了這個地步?
  
  我是不是真的不行呀?
  
  “是老師告訴了我們心得。”
  
  秦瑤光爆料,然后四下張望:“咦?金老師呢?”
  
  “她去里邊了。”
  
  周譽趕緊向孫默幾人請安,心中又是滿頭霧水,這也是可以告訴別人的?老師當年可是說了,我沒辦法教你,要自行頓悟。
  
  “好了,不要廢話了,快去參悟那些劍意吧!”
  
  孫默吩咐。
  
  就這么說話的一個時間,不少學生都中劍了,尤其是李子柒,是一道都躲不開。
  
  “我覺得我完了!”
  
  小荷包臉色蒼白。
  
  “雖然劍氣不會傷及身體,但是會重創精神,最多接五十道劍氣,就要立刻出去修養。”
  
  梅子魚以過來人的身份,提點了一句。
  
  “老師……”
  
  李子柒一臉郁悶。
  
  “不要慌,你已經摸到了思路,繼續進行下去就好。”
  
  孫默安慰。
  
  周譽耳朵一動,忍不住問出口:“什么思路?”
  
  “告訴你也沒用。”
  
  孫默知道,周譽學的是煉丹,對靈紋學一竅不通。
  
  “哦!”
  
  周譽也不失落,畢竟自己不是孫默的學生,人家不說,情有可原。
  
  但是可以讓金老師去問呀!
  
  我就不信有男人可以擋住金老師的魅力。
  
  孫默讓眾人散開后,就開始瀏覽那些壁畫,然后他看到了軒轅破和赫連北方,這兩個少年,非常專注,一人守著一個僻靜的角落,一會兒和劍氣廝殺,一會兒又盤膝而坐,讓劍氣入體,通過受傷,來感悟這些劍意。
  
  “優秀!”
  
  孫默真是太滿意這兩位親傳了。
  
  或許是戰神峽谷主要涉及戰斗的緣故,這兩個非常能打的少年,簡直混的如魚得水。
  
  倒是贏百舞的表現,稍差一籌。
  
  想到這里,孫默瞄了過去,發現頭鐵少女臉色蒼白,不停地咳嗽。
  
  “靈幻反應這么重?”
  
  孫默皺眉,他激活了神之洞察術,觀察贏百舞的數據。
  
  各項數值都很高,但是潛力值一項,卻是極低。
  
  “不對呀,我記得第一次看到,是低來著。”
  
  孫默想不明白:“系統,潛力值還能變化?”
  
  “無可奉告,請自行研究。”
  
  系統的回答,么得感情。
  
  孫默陷入了沉思中,他現在看過的人,潛力值和數據是相符的,潛力值低,那么數據就絕對不會高。
  
  唯一一個例外,便是頭鐵少女。
  
  “百舞的身上,難道有一個大秘密?”
  
  孫默的思考,進行不下去了,因為一道劍氣,貫穿了他的背心,讓他滿腦子都是疼。
  
  “不行,我的快點兒了。”
  
  孫默又不是受虐狂,所以給自己加持了一道文思泉涌和博聞強記,將精神調整到最佳狀態,就開始參悟那些壁畫。
  
  嗯,果然,雖然圖案變了,但還是一脈相承的套路。
  
  “老師,這些劍痕,好像也是靈紋?”
  
  李子柒走了過來,小聲詢問。
  
  因為這個發現,太過于驚人,畢竟那些劍痕,看上去可是非常凌亂的,毫無美感,而且也八竿子打不著關系。
  
  “子柒,不要被慣性思維束縛了思想!”
  
  孫默笑了,提點大弟子:“誰告訴你,靈紋就不能是這種模樣呢?”
  
  “啊?”
  
  李子柒目瞪口呆,下意識的看向了巖壁。
  
  孫默這句話,宛若核彈一般,轟在了她的腦海中,因為過于聰慧,所以小荷包,才更能體會這句話的涵義。
  
  “九州有多少種語言?”
  
  孫默反問。
  
  “比較主流的語言有十二種,但是到了北方,蠻族眾多,據說一個部落說一種語言。”
  
  李子柒展現出了她的博學。
  
  “就像赫連北方,如果沒學他的部落語,你覺得這家伙說的是什么亂七八糟,完全是鳥語,但是學了,你就能和他溝通。”
  
  孫默盡量講的大眾一些,方便理解。
  
  “靈紋也是如此呀,每一種靈紋構成的模式,你可以理解為一種語言,咱們目前學的,不過是最主流的一種,但是你不能說,這些劍痕不算靈紋。”
  
  是的,看過三段峽谷的壁畫后,孫默已經確認了,那位戰神,是用靈紋的技法,用在劍意上,刻下了這些劍痕。
  
  孫默參悟了那些劍意嗎?
  
  并沒有,
  
  他是破譯了。
  
  記住手機版網址: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