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死亡之最終試煉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刺殺

第三百一十二章 刺殺


  克魯斯的攻城以失敗告終,在扔下兩千具尸體后,克魯斯就下令停止攻城。在梵特城住了那么久,克魯斯清楚以現在的狀態是不可能攻破梵特城的。如果沒有那個東方人,克魯斯還可以嘗試出動庫斯曼和手下幾名四星實力的將領強行突入,打開一條路來。但是狂龍一個四星巔峰就抵得上兩三個普通四星,加上他身邊幾個據說是三星巔峰的親衛,配合擁有四星初期實力的王族親衛統領和一位倒戈向阿歷克斯的四星將領,以及安德烈那位四星實力的護衛,足以抵擋住他們的攻勢。這也是阿歷克斯迫切希望得到狂龍支持的原因,戰場之上,高階戰力有時候真的有改變形勢的能力。
  最終,克魯斯選擇了退兵。阿歷克斯則是乘勝派出軍隊掃蕩地方,擴大控制區域。
  拉斐爾遇刺二十天后,諾蘭特王國正式陷入分裂。王國元帥卡里歐控制了西方六大行省和北方一個行省,擁有正規軍三萬,麾下四星強者六員,駐軍圖蘭山。大王子克魯斯控制南方五行省和東方三行省以及中部一個行省,擁有正規軍四萬多,外加前梵特城衛軍兩千人,麾下四星強者八員,駐軍瓦里斯特。二王子阿歷克斯控制中部四大行省和東部兩行省,以及北部四大行省,擁有一萬多正規軍和一千精銳王族親衛以及少部分城衛軍,另有入星的商會護衛近兩千,受過訓練的商人武裝一萬五千。麾下四星強者包括狂龍、王族親衛統領、安德烈的四星護衛以及效忠阿歷克斯的四星將領。
  從控制行省來看,實力最弱的阿歷克斯反而是地盤最大的,不過北方行省和他控制的靠近北方的東部兩行省人口偏少,經濟也較為落后。克魯斯控制的九個行省卻全是富庶之地,相較阿歷克斯更勝一籌。卡里歐的西方行省與野蠻人接壤,時不時要抵抗一下野蠻人侵襲經濟落后,但勝在民風彪悍,兵源充足。
  三方勢力中,阿歷克斯占據著大義,要求卡里歐和克魯斯接受調查,然而卡里歐和克魯斯顯然不可能將性命交托給阿歷克斯,甚至提出了阿歷克斯是幕后黑手的論調。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沒人在乎誰殺了拉斐爾,全靠實力說話。
  克魯斯現在對控制區域的商人很是頭疼,這些商人幾乎都是支持阿歷克斯的,絕大部分都將自己的商隊武裝送到了阿歷克斯手下。因為阿歷克斯給了商人足夠豐厚的利益,和更高的地位,再加上代表商人利益的安德烈家族站在了阿歷克斯一邊,讓他們的風向保持了一致。偏偏這些人控制著經濟,而且掩耳盜鈴地和派出去的武裝撇清了關系,若是克魯斯對這些商人家族下手,就算最終贏得了戰爭,國家的商業也將會毀于一旦。而且商人的利益鏈在貴族之中盤根錯節,強行打壓只會讓自己眾叛親離。克魯斯雖然恨得牙癢癢,卻也無可奈何,只能先安撫籠絡。
  相較之下,卡里歐因為西方苦寒,商人勢力微弱,軍隊控制力更強,反而要好得多,境內商人勢力要么遷徙,要么老老實實。
  羅寒這幾天一直往王宮跑。雪莉亞原本支持阿歷克斯封鎖梵特城,是為了找出真兇,但阿歷克斯和幾位王子的野心卻造成了諾蘭特的暫時分裂,甚至可能演變成手足相殘。這是這個單純的小姑娘沒想到的。因而這幾天雪莉亞心情一直不太好。阿歷克斯和所有人,都以為羅寒對九公主有意思,出于拉攏狂龍的心思,阿歷克斯放任了羅寒自由進出王宮。畢竟羅寒是狂龍非常器重的心腹,若是能促成羅寒和雪莉亞,無疑有機會將狂龍捆死在自己的戰車上。
  花園里,雪莉亞坐在石凳上,一只手支著下巴愣愣看著花園里的花朵。羅寒悄然出現在身后,也不說話,就靜靜站著。
  雪莉亞好歹有二星實力,偶然間回過神,便發現了羅寒,回頭問道:“風,你怎么來了?”
  羅寒淡然道:“聽侍女說你在花園,來看看你。怎么?還是想不開?”
  雪莉亞嘆氣道:“你說,為什么克魯斯哥哥不愿意接受調查?他真的是兇手嗎?好好的諾蘭特,現在變成了叔叔和侄子三個人的混戰戰場,這樣的話,父王應該會很難過的吧。”
  羅寒抬頭看看天,似乎在看拉斐爾有沒有在注視這片土地,過了一會兒才說道:“有時候我在想,如果你們不是出身王族,或許就不會有這些煩惱了。”
  雪莉亞點點頭,說道:“我也經常這樣想。真想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平民,父母兄弟相親相愛,安安穩穩地過一輩子。”
  羅寒不想打擊雪莉亞,戰亂一起,平民才是最慘的,只不過艾米爾家族這次倒霉,碰上暴風小隊接了覆滅艾米爾家族的任務。
  “我來的時候看見皮哥,一天不見好像又長胖了。”羅寒岔開話題說道:“這種野生魔獸,還是要多跑跑多運動一下,整天好吃好喝侍候著不讓它動,很容易長膘的。”
  雪莉亞想了想說道:“露西亞跟隨軍隊去了前線,我也找不到人幫我駕馭皮哥,要不你還是把它帶走吧。”
  “好。”羅寒應了一聲,問道:“要不我帶你去草場跑兩圈,就當散散心?”
  雪莉亞露出一絲笑容,點點頭:“好。你去牽皮哥,我去換身衣服。”
  羅寒去獸欄牽了雷角野豬,在王宮外等待了半個小時,才等到雪莉亞。雪莉亞換了一身英姿颯爽的皮甲,將金色的長發扎成馬尾,頭上卻插上了精致的發飾,臉上也畫了妝,倒有幾分二次元貴族女將的氣質。
  羅寒并不在意,扶著雪莉亞坐上皮哥的背,牽著這頭大家伙向北門走去。
  出了北門,就是那一片并不寬廣的草場,這里本就是王族策馬奔騰的地方,此時大部分王族都投身軍中,沒空來這里,顯得有些寂寥。
  羅寒跳上皮哥的背,拍拍粗壯的脖子,皮哥便撒開四蹄歡快地奔跑起來。這些天被關在獸欄里,可把這家伙悶壞了。
  積蓄多日的精力讓皮哥越跑越快,有如一輛坦克在加速奔馳。高速奔馳下,雪莉亞的情緒得到了釋放,所有的煩心事暫時被拋在腦后,只是放空心神,感受著速度帶來的愉悅感覺,情不自禁地抱緊了羅寒的腰。
  羅寒分心控制著坐騎,眼神卻在附近的山崖上游走,突然看見一個人頭從山崖上冒出,羅寒舉起右手,高高落下,拍在皮哥的脖子上。皮哥以為羅寒嫌不夠快,卯足了勁再次提升了速度。
  又繞著草場轉了一圈,右側前方的草叢中突然彈出一個黑衣黑褲戴著詭異面具的人,手持一把短劍,以迅雷之勢刺向雪莉亞。皮哥下意識地一個轉向,避開了黑衣人的攻擊,卻因為巨大的慣性將沒有防備的雪莉亞甩飛出去。黑衣人立刻追了過去,揮舞短劍殺向雪莉亞。
  羅寒雙手在皮哥背上用力一撐,身子飛向雪莉亞,在半空中用左手手臂格擋住黑衣人的短劍。短劍劃過手臂,頓時鮮血飛濺,羅寒的右拳也成功擊中黑衣人的腹部,將之推了出去。
  落地一個翻滾,羅寒到了摔倒在地的雪莉亞身邊,關切地問道:“雪莉亞,有沒有受傷?”
  雪莉亞搖頭道:“我沒事,你小心。呀~你受傷了?”
  羅寒看了看左臂,沉聲道:“一點小傷,沒事。這人似乎是沖著你來的,小心還有其他刺客。”
  說著羅寒順手從雪莉亞腰間拔出一把造型華麗的短劍,目光灼灼地看著黑衣人。
  黑衣人用沙啞的聲音說道:“我只殺她,不要多管閑事。”
  羅寒冷聲道:“先問問我手里這把劍答不答應。”
  “既然你找死,那就連你一起殺了。”黑衣人猛然加速,沖了過來~。
  羅寒也是握緊短劍,和黑衣人斗在了一起。兩人表現出來都是三星巔峰左右實力,能量四射,小技能狂飛,不時各自吃點小虧,場面上真是不分上下。
  這時駐扎在城墻上的衛兵已經朝這邊趕來,黑衣人明顯有些著急,一不小心,被羅寒蘊含真元的一拳打中,吐血飛了出去。落地之后惡狠狠地說道:“你給我等著,雪莉亞?艾米爾,你死定了!”
  話音剛落,黑衣人便沖向山崖,在陡峭的崖壁上閃轉騰挪,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山石之間。
  羅寒走到黑衣人最后倒地的位置,從地上撿起一個錢袋,走回雪莉亞身邊,將錢袋打開,里面只有十幾枚金幣。
  “雪莉亞,刺客已經滲透到了這里,看來梵特城周邊已經不安全了,我們先回王宮吧。”
  雪莉亞連連點頭,和羅寒騎上在一旁趴著裝死的皮哥。皮哥撐起四條腿站起來,不用命令,就快步朝城門跑去。
  兩人回到王宮之外,發現王族親衛已經包圍了這里。雪莉亞拉住一個女性親衛問道:“阿黛爾,發生什么事了?”
  阿黛爾恭敬道:“公主殿下,三王子和六王子同時在王宮內被刺殺,我們正在排查刺客。”
  雪莉亞頓時雙腿一軟,羅寒趕忙扶住,對阿黛爾說道:“九公主剛剛在城外也遭遇了刺殺,我們要去見阿歷克斯殿下。”
  阿黛爾一驚,連忙帶路。
  羅寒和雪莉亞到了后花園,見到了怒火中燒的阿歷克斯。阿黛爾上前說了兩句,阿歷克斯急忙跑過來說道:“雪莉亞,你沒事吧?”
  雪莉亞搖搖頭,眼角卻止不住地流著眼淚。
  “阿歷克斯,他們……”
  阿歷克斯神色一黯,搖了搖頭:“一擊斃命,兇手潛逃無蹤。”
  羅寒拿出那個錢袋說道:“阿歷克斯殿下,這是我打退那個刺客,在他摔倒的地方撿到的,不過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線索。”
  阿歷克斯急忙接過錢袋,仔細打量,隨后打開錢袋,突然眼前一亮,對身邊親衛吩咐道:“快去請安德烈過來。”
  羅寒疑惑道:“殿下莫非有什么發現?”
  阿歷克斯說道:“這錢袋中金幣有兩種,一種是諾蘭特鑄造的,另一種不是,也許可以從中看出點什么。不過我對其他國家金幣不熟悉,只有等安德烈來了再說。”
  羅寒點頭,問道:“兩位王子怎么……?”
  阿歷克斯看看失魂落魄的雪莉亞,嘆息道:“我也不清楚具體情況,是侍女聽到聲音過去查看,才發現他們兩個已經被殺。兇手至少也是三星強者,一擊斃命,沒有留下絲毫線索。而且……最麻煩的是沒有人發現刺客,看起來他們對王宮非常熟悉……”
  安德烈將錢袋里的金幣倒出來仔細查看后,很肯定地說道:“殿下,這幾枚金幣來自南方的卡米諾公國,而且從表面劃痕和光澤上來看,鑄造時間不超過半年。”
  阿歷克斯坐在王座上,撐著下巴說道:“南方的公國,對王宮環境和布置如此熟悉……一定是克魯斯。這個惡毒的家伙,居然連自己的兄弟和妹妹都不放過。父王一定是被他殺的!”
  安德烈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卻是說道:“殿下,或許這金幣是在貿易時流入諾蘭特……”
  阿歷克斯打斷安德烈的話,說道:“半年之內鑄造的金幣,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南方幾個行省流動,就算傳到其他地方,也少有聚集在一起的吧,除非是大宗的商會交易。可就算這樣,通常也會慢慢在市場交易中分散,除非這人是商會派來的,而且這家商業恰好最近在南方收了數量不少的卡米諾金幣。”。
  安德烈急忙道:“冤枉啊殿下,如今我們這些商業家族都是向著殿下的,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
  阿歷克斯冷哼了一聲,說道:“當然不是你們。刺客對王宮如此熟悉,能夠悄悄潛入,找到兩個弟弟的住處,并且在一擊得手后不留下任何痕跡地消失。這絕對不是商人能做到的,就算卡里歐叔叔,也不可能。一定是克魯斯,除了他我想不出第二個人。”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