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天道劫神 > 第四章:無辜的陰影

第四章:無辜的陰影

“咻”
  
  站在一旁的黑衣老人跳到黑衣年輕人身邊,看著他嘴上掛著的血線。這看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小大人,這怎么可能”
  
  這個黑衣人顯然知道他的意思,他的臉很酷。“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范曄擦了擦嘴角的血,緊緊地盯著兩人,真元的身體悄悄跑了過來,開始兀自愈合,現在人為的軍刀發出卡嗒聲,一切都必須小心。
  
  黑人少年的實力顯然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剛才攻擊地球的力量顯然不比他們的天極弱,范曄的五臟六腑此刻都受到了輕微的沖擊,氣血都有些受阻。
  
  雖然這個黑衣人和他一樣吐了一口血,但從他臉上看并不重要,情況甚至比他好一點。
  
  出于某種原因,這位身穿黑衣的少年目前沒有繼續戰斗。相反,他上前對范曄喊道,“范曄,我必須承認你是我在玄寂見過的最強壯的人。今天的戰斗到此結束。下次我們會打成平局。”
  
  “為什么,你不打架”范曄微微一愣。
  
  我不知道那個黑衣人在葫蘆里賣什么藥。以前,他試圖不惜一切代價與自己競爭,但現在他突然停止了。
  
  他是否已經從剛才的會議中知道了自己的真正實力,有些害怕
  
  范曄搖搖頭,立即拒絕了他的想法。
  
  按照黑小子之前說的,他是為了體現絕對的公平,才會壓制自己對玄極條件的修復做,也就是說,他的實力肯定在地球的極限條件之上。
  
  從他剛才的表現來看,他當然不會害怕,因為他暫時和他綁在一起了。
  
  “你還想繼續戰斗嗎”黑人男孩邪惡邪惡的微笑。
  
  當范曄像撥浪鼓一樣搖搖頭的時候,他并沒有費心。
  
  他剛才出手那是被迫的,現在能有機會握手自然不想放棄,范曄不想繼續這么漫無目的地戰斗,自己能不能贏還不得而知,如果輸了就死了,誰也不想繼續競爭,可以盡早結束。
  
  但在范曄開心一段時間之前,這位身穿黑衣的少年補充道“別擔心,我很快就會和你進行第二次比賽。”
  
  “還來嗎”范曄的臉是苦瓜臉“你為什么不忘了它”
  
  “不可能。”這位黑衣少年語氣沉重地說“你是第一個生活在我手下的人。除非我們能贏或輸,否則我一定會再次與你競爭。”
  
  “什么”范曄震驚了“永遠擺脫你難道不是不可能的嗎”
  
  “你應該感謝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被我吸引。你比那些所謂的天才好得多。”黑小子嘿嘿笑道。
  
  范曄一點也不高興,因為受到了黑衣青年的贊揚。現在他寧愿那個黑衣人說他是垃圾或無用的。只要他能擺脫他,范曄就不會在乎。
  
  根據范曄以前的性格,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會盡力當場解決。他不想每天都有人在背后想著他。那種感覺總是讓人感到不舒服。
  
  但是面對黑人少年不免想了一會兒,因為黑人少年給他的感覺太神秘了,完全是深刻的,想要一次性解決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且他還有強大的掃陣能力,就算自己施展吞天噬地術也于事無補。
  
  至于堅不可摧的九暗炎,范曄現在不想暴露,因為他沒有絕對的把握擊敗或者殺死他面前的黑人少年,如果交易貿然施展天火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而且,每張牌都不到一張,這樣下次兩人再次競爭時他們獲勝的機會就會少幾分鐘。
  
  因此,現在停止絕對是最好的結果。
  
  就在范曄兀自想著的時候,黑小子一揮手向身旁的老人示意了一下,然后老人在虛空中凝結了幾個指紋,原本一道道鐵墻的屏障瞬間消失了。
  
  環顧四周,范曄帶著一絲娛樂開玩笑地說“你很有勇氣。難道你不怕葉某現在大吼一聲,從內院招引師父”
  
  “我知道你不會的。”黑人男孩的樣子很自信。
  
  “你確定嗎”范曄有點困惑。
  
  “因為你不想失去像我這樣的好對手。”黑人男孩狡猾地笑了笑。
  
  “你錯了。你對我來說是個大麻煩。我不介意利用內部法庭的力量來幫我解決這個大麻煩。”范曄冷笑道。
  
  “如果是這樣,那就大聲喊,我不會阻止你的“身穿黑衣的少年也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臉上帶著淡淡的風和云。
  
  “草”范曄心里不禁爆了一句粗口。
  
  我只是想嚇唬一下黑衣人,我在氣勢上占了上風,但我不認為對方真的不吃硬的或軟的。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被毆打,看起來有點丑。
  
  事實上,有一段時間范曄想大叫,但轉念一想,黑人男孩旁邊的老人可以輕松地布置結界。他可能還沒喊出來就已經死了,范曄不會冒這個險。
  
  另一方面,正如這位黑衣人所說,對于這樣一個對手,范曄真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希望繼續和他競爭,直到結果決定。也許這就是他的心態。
  
  看著范曄丑陋的眼神,黑衣少年認真地說,“事實上,我們很相似,所以我知道你不會喊,因為一顆真正堅強的心不會允許你這么做。”
  
  “強者的真正心臟”范曄似乎對反對itter有所洞察,瞬間覺得黑人少年更加神秘。
  
  “你到底是誰”范曄語氣一沉。
  
  “正如我以前說過的,你現在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是英武協”黑人男孩淡化地道。
  
  “影子是無辜的”范曄喃喃自語了幾次,然后偷偷寫了下來。然后他說,“我叫范曄。”
  
  “范曄”影子天真的點點頭說“我記得你,下次我再見到你,我希望你的進步會讓我大吃一驚。”
  
  “我會的。恐怕那時你不會來找我了”范曄非常自豪地道。
  
  “你等我,我一定會來的。”影子天真鄭重地道。
  
  “我現在可以走了嗎”范曄開門見山地問道。
  
  這個地方他是真的不想再呆下去了,那個叫李老的影子無辜的老家伙一路上不停地盯著自己,但是對于影子無辜的存在,范曄覺得他可能得自己去做。
  
  “當然,我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一會兒見。”無辜讓人耳目一新。
  
  范曄微微拱了拱手示意,然后轉身離開。
  
  在離開無辜的兩個人的視線之前,范曄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因為他害怕無辜的人會突然違背我們的諾言,然后他們會偷偷摸摸地背著什么東西。他們最好能及時做出反應。
  
  但是影子天真是說話算話,也沒有任何小動作,自己順利的離開了訓練場,腳步不由得加快了幾分,向玄關走去。
  
  “少主,你為什么讓他這樣走”黑衣老人有些困惑地看著影子說道,“雖然這家伙只是玄寂精中的高手,但他的實力太強了。如果他長大以后,他可能會對我們構成巨大的威脅。為什么不盡早殺了他,以避免將來的麻煩呢”
  
  “你想讓我食言嗎”影子無辜的語氣突然一沉,有些不快。
  
  “老奴不敢”黑衣老人立刻變了臉色,似乎對他的年輕主人很敬畏“老奴隸只是擔心這個孩子會影響我們未來的計劃。”
  
  “你可以放心,如果有人幫助我們,這個計劃會成功的,沒有人能阻止它。”在影子無辜的眼睛里,一切都突然出現了。
  
  停頓后,影子天真地看著范曄的影子消失的方向,笑著說“至于這個范曄,這是這次行動意想不到的驚喜。我沒想到在這個圣靈學院有這樣的人物。在我未來的實踐中,我似乎不會感到孤獨。”
  
  “少爺,如果你剛才用了那些武功,他現在就死了,再也死不了了。”李老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
  
  “你知道什么”影子白了李老一眼,說道,“這家伙藏起來了。你認為只要我們有后手,他就沒有牌嗎”
  
  “少主太抬舉這個男孩了”李老微微一愣地道。
  
  “我的感覺不會騙我。他有一種讓我感到心悸的氣息。除非我恢復我最初的成就,否則,我甚至可能在陰溝里翻船。但是今晚的比賽似乎沒有任何異議,而且會對我未來的修養造成傷害。你認為我會冒這個險嗎”影子是無辜的,話語是真誠的。
  
  “少爺目光遠大,老奴健談。請懲罰少爺。”李老似乎明白了什么,認罪了。
  
  “說你將來要說的話。不要說你不該說的話。否則,我不能保證你會怎么樣。”影子無辜的語氣異常冰冷。
  
  李老頓時不免覺得頭皮有些發冷,面色蒼白,神色充滿恐懼。
  
  “走吧”影子無辜說完后會在空中帶頭,李老緊隨其后。
  
  整個訓練場恢復了平靜,只有一個地方的混亂證明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