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我貌似是邪神 > 第418章 不是我要動手,是他們逼的!

第418章 不是我要動手,是他們逼的!


  “幾位,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也不想隱瞞了。”
  盯著肩膀上的羽箭,劉道獰笑道:“剛才有人想要盜竊我的財物,是誰,自己站出來!”
  “這…”
  注視著劉道肩膀上的羽箭,再觀察車窗上的漏洞,爵士明白劉道替他擋了一箭,這種時候,他卻是不好說什么了。
  “蓋亞先生,希望你能先考慮考慮現在的處境。”
  出聲的是中年商人,他看著劉道,眉頭微皺。
  “現在我們都在一輛車上,出了問題都是一起經歷,在這種情況下,我希望你能以大局為重。”
  現在車上的人都是有秘密的,都希望再發生劉道這種替別人擋槍的誤會,雖然這種可能性極低,但是誰也不想就這么放棄。
  “沒錯,有問題可以等到一切結束的時候解決,現在沒人會幫你。”
  克里斯也應和道,“人數越多越安全,在這種時候,內斗只會消弭我們的力量。”
  “呵!”
  劉道冷笑,“你們需要其他人的幫助,但是現在針對我的就在這節車上,找出他,我就安全了。”
  “年輕人,不要太猖狂。”
  爵士冷著臉道,“你以為對付我們的是什么人?他們可不會在乎你是不是目標,為了達成目的,他們是不會在乎無辜人的犧牲的。”
  劉道搖頭,對著幾人下達最后通牒:“我并不是在向你們咨詢意見,而是告訴小偷,現在不說,以后就沒機會說了。”
  “你!狂妄!”
  爵士翹起眉毛,明明他們幾人已近好言相勸,卻沒想到劉道這么不識抬舉。
  “哼!我就在這里,明明白白告訴你,東西是我偷的,你有證據嗎?”
  克里斯突然大怒,轉身坐在大箱子之上,“小子,我勸你老實一點,現在服軟,之后我們還可能幫你,否則的話,你自己找小偷吧。”
  “我也不需要你們幫助,”劉道冷笑著拎了拎手中的公文包,“剛才偷這個包的時候,手臂很不好受吧,吐血可以收斂血跡,但是骨折可不是短時間可以治愈的。”
  “你想做什么?”
  搞地下物流的中年商人臉色陰沉,“我不可能讓你檢查手臂,別做夢了!”
  “如果想要檢查手臂,可以等一切過去之后,如果是現在,請恕老夫拒絕。”
  爵士也給出否定的答案,雖然劉道剛才救了他,但是爵士還想著繼續利用劉道的實力,這么可能讓他就這么置身事外。
  “呵呵,想檢查我?吃屎去吧!”
  克里斯粗暴回應,劉道眼角一翹,下一刻直接出現在克里斯身旁。“我也不需要征得你的同意!”
  什么!
  看見突然出現的劉道,克里斯臉色驟變,下一刻,他直接倒向身后,速度快的像是一道旋風。
  “卡爾先生,救我!”
  劉道意外的看向克里斯,他剛才那一下可沒有留手,克里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反應過來并躲避,實力肯定不像他一直表現出來的那樣。
  都是演技高手啊。
  劉道冷笑,但是獵魔人卡爾已經站在他前面。
  “蓋亞先生,無論你經歷了什么,但是現在克里斯先生是我的雇主,我不允許你傷害他。”
  卡爾臉色難看,這種時候,他也覺察出克里斯的不對,但是他已經接下任務,只要克里斯沒有明顯的危險舉動,他就不能率先破壞規則。
  “他是偷盜者,剛才的速度你看到了。”
  劉道解釋一句,但是卡爾依舊擋在前面。
  “克里斯老板的速度確實可疑,但是僅憑這些,我不能讓你過去。”
  “那就讓我去檢查他的手臂,骨折,很簡單的。”
  卡爾深吸一口氣,手指放在刀柄上。
  “對不起,我不能讓你過去。”
  看見他的動作,劉道冷笑道:“怎么?威脅我?”
  “職責所在,請你后退!”
  “職責?庇護偷盜者的職責?”
  “你不要胡亂誹謗,別忘了,我是獵魔人,有問題獵魔公會輝給你一個答復。”
  “哼,那要多久?我就不麻煩獵魔公會了,自己解決就可以。”
  說著,劉道身上燃起龐大的氣勢,卡爾臉色一變。
  怎么可能?
  他剛才不是剛硬接了一道遠程攻擊嗎?怎么還有這種氣勢?
  這時,在一旁沒有動作的老獵魔人睜開眼睛,同樣被劉道的氣勢震懾。
  “小兄弟,我們獵魔公會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老獵魔人戰起,對著劉道行了一禮。
  劉道眉眼稍緩,看向老獵魔人,等他給一個結果。
  “我以狩獵女神擔保,只要過了這段旅途,我必然會給你一個交代,如果真是克里斯老板有問題,即使星界地獄,我也會把他帶回來。”
  “這么說,你還是不打算讓我檢查他了。”
  劉道低沉道,聽見他的語氣,中年獵魔人也站了起來。
  “我們三個獵魔人對你起誓,絕對不會放過那個偷盜者。”
  卡爾感激的看了兩人一眼,在這種時候站出來,他們要承擔的責任很重。
  劉道低下頭,不言不語,看他這個樣子,一旁的艾蓮娜跳起來道:
  “哎呀,我老師都這么說了,你就先忍一忍,接下來我們還不知道要面對什么,暫時還需要克里斯老板的力量。”
  劉道仍不言語,這時,上車后一直沒說話的白臉少年開口了。
  他現在身上寄居著某個海神子嗣,說句話都費勁,但是他依舊艱難的出聲:
  “我覺得蓋亞先生做的沒錯,他的東西差點被偷了…”
  他話還沒說完,艾蓮娜直接打斷,“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有心關心別人,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來的了!”
  “這!”
  白臉青年臉色一變,最后默默縮回座位。
  “艾蓮娜,不要胡說!”
  中年獵魔人厲聲道,艾蓮娜吐了吐舌頭,恭敬的向老師和青年道歉,旋即躲到中年獵魔人身后。
  “幾位,剛才是我徒弟不會說話,其實這位少年是男扮女裝,為了隱藏一些東西。”
  中年獵魔人說完,眾人都狀似理解的點點頭,對白臉少年投去了然的目光,白臉少年一臉‘嬌羞’,縮在座位上不想露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出聲的劉道抬起頭來,讓眾人意外的是,他臉上一副笑意。
  “既然幾位注定不想檢查克里斯老板,那我也沒辦法…”
  就在眾人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劉道的下半句才吐出來:
  “就只好先把諸位打殘了!”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