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變廢為寶系統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戰族的兩次出手

第三百九十七章 戰族的兩次出手

    收藏網址下次繼續看:""。
  
      從一個天地境界武者口中說出這樣的話,難免讓人感覺是在狂妄自大。可這卻是林蒙心中真實的想法。
  
      而且他剛才的戰斗結果也正也印證了他的想法并不是狂妄自大。雖然別人對林蒙能夠戰勝星云境界武者感到不可思議,但是林蒙卻沒感覺有多值得驕傲的。
  
      對方若是認真算起來的話,并算不得是星云境界武者,因為星云境界武者,最標志性的力量就是規則之力。而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施展過任何規則之力,甚至就一直用的都是道之力。
  
      也就是說他純粹是依靠自己星云境界的身體強度、靈力以及神念之力和林蒙進行對抗。但是這三點別說他是星云境界初期了,就算是星云境界中期,林蒙都絲毫不懼。
  
      若是讓對方知道林蒙此時的想法,恐怕會一口血吐他一臉:“你在開什么玩笑?規則之力是星云境界的標志,沒錯,但是不代表每一個星云境界都能夠掌握規則之力啊!除了少數極為天才的人之外,剩下的絕大多數都是在星云境界中期才掌握的規則之力。
  
      而且都不算是掌控,只能算是臨摹。真正想要掌控規則之力,那可是需要悟透一條大道,借由這條大道的感悟來創造屬于自己的規則。這至少也是到了星主境界才能接觸到的東西。
  
      規則之力聽上去很復雜,可是卻又很簡單。
  
      就比如說,星辰是圓的,這就是一條規則之力。花會慢慢長大,人會慢慢變老,這些都是規則之力。遍布在宇宙的各個角落,可是真正能夠理解其中道理的人并不算多。
  
      林蒙咧開嘴一笑沖那人人說道:“你不行,再換一個吧。”
  
      天地盟那邊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臉上都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他們已經無人可換了。雖然還有一些未曾登過臺的,但是面對林蒙還是算了吧,不要自取其辱了。
  
      那名星云境界初期武者若有所思地看了林蒙一眼。抱拳沖著虛空中行了一禮:“俞院長,此次我天地盟多有得罪。還望海涵,我等就此告辭,不敢再多打擾。”
  
      一片寂靜,沒有回聲。那人不在多等。手一揮帶著眾人離去。
  
      眾人本以為會有一段清閑的時光。
  
      可是誰料到戰火很快已經蔓延到了天爐學院邊陲之地。雖然,雙方軍隊刻意避開了天爐聯盟的范圍,但是如此之近,各種轟鳴之聲,喊殺之聲不絕于耳,又怎能做到安心呢?
  
      “那打起來的雙方是誰?”林蒙問道。
  
      戰云凝在戰爭最開始的時候就跑出去湊熱鬧了,這才剛剛回來。
  
      本來天爐學院對學員們下的命令就是禁止前往觀戰,尤其是禁止湊熱鬧。可是戰云凝卻不在此列,她早已經從學院畢業,只是這次回來只是來助拳而已,學院的規則哪里束縛得了她。
  
      每天只要一閑著沒事,就立刻跑去戰場觀看雙方之間的戰斗。看就看吧,還指指點點的,一會說這這邊指揮有問題,一會又說那邊應對的不夠完美。
  
      說也就說了,反正雙方的指揮人員也聽不到,可是戰云凝卻是唯恐天下不亂,說完之后還非得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掏出一個類似于犀牛角的東西,然后把自己,對于雙方指揮的不足,還有自己的見解,以及改正的方法,分別說給兩人聽。也容不得,兩人不聽,她手中的犀牛角名為望天吼,只要你靈力足夠,讓整個天爐星系人都聽到你說話都不是問題,當然那需要的靈力太過巨大了,就連星主境界,都無法提供,所以那只是妄談。
  
      但是以戰云凝的天地境界巔峰的實力,借助這望天吼只是一個直線傳的話,還是很輕易的能夠讓對方聽到自己的聲音的。
  
      聽完戰云凝的分析。兩人都是受益匪淺。于是雙方聽完改進之后再繼續打過,然后戰云凝就會再提出自己的見解和對方的不足,仿佛在教育兩個徒弟似的。
  
      眼看著對方,指揮的越來越嫻熟,戰云凝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還能有誰?雙秦大戰唄。秦家和天地盟,打的簡直不可開交啊。據說好多好多小的勢力都卷進來了。”
  
      “秦家和天地盟?天地盟竟然已經發展到如此地步了嗎?連秦家都奈何不了他們?”林蒙有些意外。
  
      秦家身為三大世家之一,其底蘊不是平常人能夠想象的。可是區區一個天地盟,這才發展了幾年的功夫,難道竟然已經能夠匹敵全家了,簡直不可思議。
  
      “
  
      如果單純只是一個天地盟,一個秦仲由的話,倒也不會如此。秦家雖說近百年積弱,但也不是一個新興勢力能夠對抗得了的。主要是秦家現在內憂外患,而且外患不止一個。他們現在是多線對戰,像最早的反天盟正拉著一堆新興起的小勢力在和秦家軍隊作戰,這邊又有天地盟的騷擾。族內還有那些意圖反叛的旁系血脈輩,秦家這次可真是風煙四起。”戰云凝不愧為天爐聯盟的軍師,分析起這些天下大事來,頭頭是道,而且眼中滿是睿智的光芒,讓林蒙佩服不已
  
      “許家呢?許家和秦家不是一向同進退共患難嘛,這次怎么沒見他們動手。若是有許家動手的話,恐怕天地盟加上反天盟兩個根本不夠打的呀。”林蒙繼續問道。
  
      “許家?呵呵,他們現在的心思路人皆知。無非就是坐享漁翁之利,想眼睜睜看著秦家毀滅,也省得到時候他們落下一個過河拆橋的壞名聲。看來許家這一次是對于爭霸天下是有著極強的自信和把握呀,只是不知道他們的自信到底來源于什么地方,而他們又到底想如何稱霸?”不知為何,林蒙感覺戰云凝對于許家總有淡淡的不屑。
  
      對于許家戰云凝一向沒有好感。不只是他,戰族絕大多數人對于許家都是不太感冒。閑著沒事兒就想稱霸天爐星系。他們戰族最強盛的時期都沒想過稱霸,他們許家憑什么?
  
      戰族之所以從不稱霸,也和戰族的祖訓有關系。戰族祖訓:不可貿然插足天爐星系內部戰爭,只有當天爐星系遭受到毀滅的危險時候,戰族才會真正的出手。
  
      歷史記載中,戰族總共出手兩次,而且,一旦禍端消彌,戰族很快便會重新蟄伏起來。
  
      第一次據說是有天外邪魔入侵,四處殺戮,哀鴻遍野,血流成河。戰族傾巢而出,在犧牲了八十一名戰族星云境界武者,再加上一名星主境界的家主之后,這才消滅了外來邪魔。此事過后,戰族再次沉浸下來,不再理會外界之事。
  
      第二次出手對付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種族。一個名為桐土的種族,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天爐星系。他們倒是沒有主動招惹這里的人類,但是他們本身就是一種災難。他們每個人身材高大,最小的也如同山岳一般,大的甚至比星球還要
  
      要龐大。
  
      他們渾身噴薄著溫度奇高的火焰,就算是天地境界武者面對這些火焰也需要小心防備,才能不會被之灼傷。
  
      若是他們安居一隅倒也無妨。可是奇怪就奇怪在他們需要睡覺,而他們睡覺的時候身體就會化開,從一座山化為一汪海洋。火的海洋,而且這火海蔓延的速度還奇快無比。天爐星系被毀了一處又一處,無數生靈甚至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便被他們桐土一族身體散發的超高的溫度直接融化,灰飛煙滅。
  
      漸漸的,此事引起了天爐星系眾多勢力的注意,他們聯手前去威懾對方。讓對方安居在一片星空中,不許再妄造殺孽。可是得到的結果卻是他們一族在尋找東西,在尋找到那樣東西之前是絕對不可能離開的,更不可能安居一隅。
  
      無奈之下只能開打,那是一場慘烈的戰爭,當時的六大頂尖勢力直接被桐土一族打殘了一個殲滅了兩個。殘余的那一個勢力慢慢的退化為普通勢力,而當時剩下的三大勢力便是許家、秦家、江家。
  
      眼看著戰火越來越盛大,有蔓延整個天爐星系的意思。終于,戰族再次出手了。他們一出手,便是驚天之舉。五名星主境界武者組成乾元五行陣,硬生生把整個桐土一族全部封禁到了寂靜林中。當然,當時的寂靜林還不叫寂靜林,只是一片普通的星空而已,如今的寂靜林是經過獸皇煉化而形成的。
  
      至于后來,就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有人說是獸皇把那些桐土一族全部殺了,也有人說是獸皇把他們全都逐出了天爐星系,總之眾說紛紜,不一而同。
  
      這件事情林蒙曾經問過獸皇,得到的消息是:“他們那些族人現在還好好的呢,就安安靜靜地待在寂靜林中。”
  
      說完還問林蒙:“難道你沒有發現當時天梯所在的那座大山有什么異常之處嗎?那就是桐土族的族長所幻化的。”
  
      也不能說放幻化吧,那其實才是他們的本體,他只是變小了些而已。”獸皇不以為然。
  
      如此之夸張的一座山竟然還是桐土一族縮小后的樣子?林蒙依稀記得,當時那座承載著天梯的神山,幾乎可以頂得上數百顆星球那么大了。一個生靈而已,怎么可能擁有如此大的身軀?
  
      一秒記住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變廢為寶系統》,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手機站: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