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大佬一直爽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凡人數量多了居然那么恐怖

第四百一十二章 凡人數量多了居然那么恐怖

    槍管有火舌噴吐,快速射擊的子彈在空中一點一點的勾勒出一條直線。
  
      線的這一頭是槍口,另一頭則是作為攻擊目標的天兵。
  
      天河水軍制式的銀色盔甲被打得叮當作響,火星四濺,僅僅是一秒鐘的時間,這位天兵就挨了上萬發子彈。
  
      除掉還在超神學院世界冥河星系尚未脫離與饕餮戰斗的那部分玩家,此刻在流沙河的玩家數量直達一億大關。
  
      八萬天河水軍看似不少,奈何玩家更多,而且要比他們多得多。
  
      以億對萬,平均下來每個天河水軍的士兵都需要面對過千數量的玩家。
  
      天河水軍身在西游世界,走的是仙俠風,他們這樣的對上魔法系的玩家,應付起來倒也是容易。
  
      畢竟雙方的戰斗方式比較類似,以天河水軍的戰斗經驗即使玩家數量多,也還不至于那么輕易被魔法打倒。
  
      倒是科幻流的玩家讓天河水軍們好一陣手忙腳亂,尤其是科幻流的玩家配備的武器都是重火力,攻擊速度快不說,攻擊力道也強。
  
      一旦陷入圍攻中,天河水軍只要被其他人拖住,立馬就會成為諸多科技武器的火力傾瀉目標。
  
      虧得天河戰艦上的天兵們都是天庭的正規軍,他們身上的裝備俱是不凡,普通的槍彈連留下痕跡都難,更別提傷到他們了。
  
      連防都破不了,還想要談傷害輸出?
  
      別做夢了好不好。
  
      要是只靠主世界的科技武器,玩家們還真拿這些天兵沒辦法。但誰讓他們在進入流沙河之前,先進了超神學院的世界,從饕餮那里搶了不少好東西,讓玩家中的科技流的實力有了質的飛躍呢。
  
      鳥槍換了大炮,火藥類武器被能量武器所更新換代,要不是本著不想浪費資源,先把庫存給用掉的原則,天兵們絕對會被秀一臉。
  
      即便是這樣,天兵們也不好過。
  
      那些子彈雖然破不了他們的防,可玩家數量多,一眾武器齊射下,每秒上萬發子彈的沖擊可不是說笑。
  
      它們嚴重的遲滯了天兵的行動,讓他們想要戰斗還得穩住身形,行動之間不由得就會慢上一兩拍。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身陷重圍,一個人被千八百號人圍攻,別說是慢上一兩拍,就是慢上了那么萬分之一秒,都會帶來極其嚴重的后果。
  
      一步慢,步步慢。
  
      步步慢的結果就是天兵們開戰之后沒過多久,就被玩家靠著人多按在地上狠揍。
  
      天河戰艦寬大的甲板上,一個個天兵被玩家以團隊為單位分割開來,在每一個小站圈里成為玩家火力風暴的中心點。一身銀盔亮甲變得色彩斑駁,裂紋密布,可見再好的裝備,要是挨揍挨多了,也會變形。
  
      鎧甲雖然開裂,可長劍依舊鋒利。
  
      一個天兵刺出一劍,將擋在自己身前的玩家連盾帶人刺了個對穿,打出致命一擊送對方去等待復活。
  
      以武器裝備而論,天蓬麾下的八萬天河水軍遠超玩家。
  
      長劍雖利,奈何使劍的人快要撐不住了。
  
      天兵已經不記得自己殺了多少個凡人,是十個,二十個,還是三五十個,又或者更多。
  
      從他所處站圈躺了一地的尸體來看,死在他手上的玩家數量絕不在少數。
  
      掐個法訣,打出一記雷法。
  
      咔呲!
  
      將遠處一個借助單兵飛行器飛在空中,正扛著一架加特林朝自己掃射的玩家劈成焦炭。
  
      天兵殺死兩個玩家,卻挨了萬倍于這個數字的攻擊,他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這些凡人怎么回事,為什么他們數量這么多,簡直殺不勝殺?
  
      人間什么時候有這么多凡人了?
  
      我堂堂天兵,威震三界的天河水軍一員,居然被這些凡人累了個半死,說出去你能信?
  
      區區凡人竟敢對抗天兵,誰給他們的膽子!
  
      凡人,你們是想逆天嗎?
  
      天河水軍從士兵到將領到了現在都無法相信,他們竟然奈何不了一群凡人。
  
      好吧,不是一群凡人,是好多好多群凡人,怎么殺都殺不完。
  
      天兵天將們第一次發現,原來凡人數量多了也很恐怖,尤其是這些凡人都有修為在身,并且還會擺弄一些奇技淫巧的器具,更是令人頭疼。
  
      這情況很不對勁。
  
      凡間的王朝不是在儒教的影響下把墨家之學斥為賤業,從社會地位上打壓墨家的么,怎么在你們的打壓下墨家都發展得這么恐怖了,到了連天兵都能對抗的程度。
  
      你們儒教究竟是怎么辦事的,你們確定自己打壓了墨家?
  
      別忘了,當初你們儒教圣者與墨家的墨子可是有仇怨的,你們說好的替祖師爺出口氣呢,說好的讓墨家式微呢,說好壓的墨家永世不得翻身呢。
  
      連這種小事都辦不好,你們的祖師爺怕不是揭棺而起,掀開棺材板跳出來打爆你們的頭哦。
  
      水滴石穿,被攻擊的次數多了,即使出自天庭仙神之手的戰甲也會破碎。
  
      轟!
  
      噼啪!
  
      一個天兵在戰斗時挨了一記火箭炮,他人倒是沒事,可鎧甲卻碎掉了。
  
      沒了戰甲的防護,玩家所有的攻擊都能直接命中天兵的身體,對其造成傷害。
  
      沒能在玩家的攻擊風暴中支撐多久,這個天兵就成了第一個戰死于玩家之手的天河水軍。
  
      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塊被推倒,造成的影響便是后續的也會跟著來,而且是一個接一個,一隊接一隊。
  
      麾下的士兵一個個被擊倒,殺死,原本高臥將臺的天蓬坐不住了。
  
      你們可是我的手下,是名震三界的天河水軍,是天庭的正式編制人員,怎么能讓凡人殺死?
  
      你們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作為天河最靚的崽,我平時好吃好喝的待你們,你們是怎么回報我的?
  
      把戰爭給我打成這副模樣,你們確定不是在演我?
  
      天蓬怒哼一聲,鼻孔中有霧氣噴出。
  
      這些霧氣剛一脫離天蓬,便融入云海之中。
  
      隨后,只見得云海一陣翻騰,天上的云霧竟被天蓬以莫大的法力聚成了一條條身長十丈的云龍。
  
      張著牙,舞著爪,云龍們加入戰團,幫著天河水軍對抗玩家。它們長長的身體如同一條條粗大的鞭子,用力一掃便能將一大片玩家抽飛。
  
      其勁之大,令不少級低血薄的玩家直接身死。
  
      當玩家奮起還擊時,卻發現子彈從云龍的身體穿過,竟奈何不了它們。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