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重生之最強大亨 > 第747章 算計千葉銀行

第747章 算計千葉銀行

“把門關上!”
  
  在王奇進來后,夏禹對他吩咐道。
  
  王奇停住腳步,將門關好并反鎖,然后與早已到達的劉天賜并排而坐,靜靜地看著夏禹。
  
  “千葉銀行的情況怎么樣了?”
  
  夏禹靠在沙發上,直入主題問道。
  
  夏禹口中提到的千葉銀行,是島國的一家區域性銀行,這家銀行于1971年上市,是日經225指數的成分股。
  
  千葉銀行的總部位于島國千葉縣,是千葉縣最大的銀行,
  
  而千葉縣,則是島國三大都市圈之一的東京都市圈的重要組成部分,位于東京灣,土地面積位于全島國所有縣中的第二十八位,至于人口,則排到了全島國所有縣中的第六位。
  
  千葉縣是島國最重要的工業集中地,但是就是在這個地方,千葉銀行占據了千葉縣百分之四十的貸款市場份額和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的各項存款市場份額。
  
  除此之外,千葉銀行還在大阪、紐約、倫敦、香江都有分支機構。
  
  但是就是這么一家銀行,之所以會被夏禹給盯上,那是因為它有極其特殊的一點它沒有被島國六大財團中的任何一個給滲透!
  
  也就是說,它背后是沒有財團的!
  
  這種銀行,可是絕佳的收購目標!
  
  更不用提到了后世,千葉銀行資產達到了千億美元,位居全球兩百家最大的銀行之一。
  
  所以在不聲不響間,夏禹便制定了針對它的收購計劃。
  
  王奇坐直了身子,笑容不由自主浮現,他朗聲匯報道:“董事長,這一次,我們脫手了價值十二億美元的黃金期貨給千葉銀行,現在國際金價已經跌到了七百三十八美元一盎司,在黃金期貨上,千葉銀行已經虧損了一點五二億美元。”
  
  “現在千葉銀行一直想要脫手,卻沒有哪家機構會接盤。”
  
  聽到這,夏禹忍不住樂了。
  
  現在國際黃金期貨的局勢一目了然,一直在跌,這種情況下跑都還來不及,沒有哪個機構會腦抽地再接盤。
  
  樂過之后,夏禹繼續問道:“外匯方面呢?”
  
  王奇回答道:“外匯方面,因為涉及到千葉銀行的隱秘,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它們到底炒了多少外匯,但是就我知道的那些,千葉銀行就虧損了最少一億美元!”
  
  黃金期貨目前虧一點五二億美元,外匯虧一億美元,這就是二點五二億美元了!
  
  去年千葉銀行的全年凈利潤都不足一億美元!
  
  現在相當于虧損了超過兩年半的凈利潤,這消息要是曝光出去,千葉銀行的股價絕對會一瀉千里,再多的瀉立停都止不住。
  
  談到股價,夏禹看向王奇問道:“股價方面呢?”
  
  王奇說道:“因為它們將消息捂得太緊,外界暫時還不清楚它們虧損的實情,但是我們脫手了一部分股票,所以千葉銀行的股價小跌了一些。”
  
  “我們一共借了百分之十七的股權做空,現在已經套現了百分之十二,留下的百分之五的股權已經全部建倉完畢,隨時可以動手!”
  
  夏禹頓時撫掌贊道:“好,既然做好了準備,就不要再等了,動手吧!”
  
  “將千葉銀行虧損的消息散布出去,但是不要急于收網,根據我的判斷,這個月金價還有很大的概率會暴跌,跌破六百都有可能!””等到你們察覺時機合適了,就發動收購吧,我希望我在美國的時候,能夠聽到你們的好消息!“
  
  說完,夏禹目光灼灼地看向劉天賜和王奇。
  
  兩人神色鄭重,俱點頭應是。
  
  接下來,三人又商議了一下細節,王奇和劉天賜才興沖沖地離開。
  
  為了將千葉銀行收購到手,布局長達半年以上,現在終于到了收割的日子了。
  
  而且計劃成功率極高,說不得這一次九鼎銀行將一舉將觸手伸進島國,擁有一家頂級的區域性銀行。
  
  只要千葉銀行到手,那夏禹就擁有了自己的絕密據點,到時在島國的各項行動,安全性將大大提高,他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吸島國的血。
  
  ……
  
  以夏禹的性格,不謀則矣,一謀則謀全局。
  
  就連島國的千葉銀行都被他給算計了,那么早已被他盯上的渣打銀行和蘇格蘭皇家銀行就更不用提了。
  
  更何況,夏禹炒的黃金期貨絕大多數都是倫敦金期貨,黃金期貨合約價值超過兩百億美元。
  
  這么一筆龐大的期貨合約,即使分出四分之一來,都夠渣打銀行和蘇格蘭皇家銀行傷筋動骨的了!
  
  當他低調地飛抵倫敦后,在希思羅國際機場見到了身穿一身潔白羽絨服,頭頂粉紅色針織帽的艾琳娜。
  
  二月的倫敦,不管是市內還是郊外,都是一片銀裝素裹,昨夜正好下了一場大雪,此時地面積雪已厚達五六公分。
  
  到處可見鏟車和工人在清理積雪。
  
  “夏禹,見到你真高興!歡迎再次來英國!”
  
  來之前,夏禹就打了電話給艾琳娜,所以后者早早就在機場等待夏禹的到來,此時看到夏禹出來,禁不住歡喜地迎了上去,跟夏禹吻面問好。
  
  “艾琳娜,好久不見,太想念你了!今天的你格外地圣潔美麗!”
  
  夏禹笑著說道。
  
  艾琳娜俏臉上笑容更盛,欣喜地說道:“真的嗎?謝謝!”
  
  夏禹一本正經地說道:“當然是真的,對于美麗的女孩,我從不忍心欺騙。”
  
  艾琳娜嘴角微嘟,仔細打量了夏禹一番,突然盯著他問道:“英俊的夏先生,我能知道你這句話對幾個女孩子說過嗎?”
  
  毫無準備的夏禹頓時面色一僵。
  
  他剛想要解釋,便見艾琳娜“噗嗤”一聲捂嘴輕笑,美麗的眼睛完成月牙。
  
  夏禹立馬知道自己被艾琳娜戲弄了,他不由搖頭哭笑不得。
  
  什么時候,艾琳娜都變得古靈精怪了,跟他開起了這種玩笑。
  
  不過還別說,夏禹還真的被嚇了一跳,以為艾琳娜對他態度大變了。
  
  幸運的是,態度是變了,只不過是往好的方向改變,對他越發地隨意和親昵。
  
  夏禹的腦海里突然浮現了一句話,那就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細細一想,似乎他與艾琳娜之間,就是這種關系,有那么一層膜,將兩人的關系阻礙在戀人之外。
  
  笑過之后,夏禹看著艾琳娜被凍得臉蛋都紅撲撲的,他給她整理了一下白色的圍巾,輕聲說道:“艾琳娜,謝謝你來接我,天氣太冷,我們上車吧!”
  
  說完,他和艾琳娜一起上了旁邊的那輛車,車內空調開啟,氣溫很高,讓夏禹忍不住深吸一口氣,舒坦地靠在靠背上。
  
  “夏禹,這次你要在倫敦待多久?”
  
  車上,與夏禹并排而作的艾琳娜摘下了針織帽,輕輕梳理了一下秀發,側過頭期待地詢問道。
  
  夏禹看著近在咫尺的美麗容顏,以及那雙美眸中期待的眼神,本來想說待一兩天的他立馬改口說道:“大概三四天吧。”
  
  饒是夏禹加了兩天,艾琳娜還是不免失望。
  
  那失望和遺憾的神色不加掩飾地浮現在臉上,讓夏禹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什么事一樣,心底升起一股淡淡的內疚感。
  
  他張了張嘴,想要解釋并安慰艾琳娜,沒曾想艾琳娜已經調整過來,臉上笑容依舊燦爛,似乎剛才的失望和遺憾只是錯覺一般。
  
  艾琳娜眨巴著大眼睛,微笑著詢問道:“三四天也好,冬天的倫敦風景很不錯呢,我知道有幾個地方風景很不錯,你有空去嗎?”
  
  本就還有些內疚的夏禹頓時笑著點頭:“當然,美麗的公主相邀是我的榮幸,不管是什么時候我都有空。”
  
  艾琳娜心中一甜,繼續跟夏禹聊了起來。
  
  兩人已經好幾個月沒見,雖然基本每天都會電話聯系,但是好似有聊不完的話題,永遠也說不膩。
  
  談笑間,車隊穿梭在被白雪覆蓋的城市,朝著郊區的莊園駛去。
  
  PS:求票求全訂,蟹蟹!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