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第一亡法 > 一百九十一章 白骨屋

一百九十一章 白骨屋

    嘭!
  
      成噸的尸體如同煙花般濺射,順著白骨屋的邊沿滾落下來,簌簌的聲音,似寒夜的雨點,驚動著每一個生靈的靈魂。
  
      白骨屋不斷搖晃,吱吱亂響,似秋夜的茅草屋隨時會跨下來。
  
      還好,隨著最后的蜂鳥尸骸滾滾落,這個殘破的白骨屋仍沒有垮塌的跡象。
  
      活下來的海員長出了口氣,瑪利亞和卡特琳娜忍不住笑了起來,齊齊看了凱倫一眼。
  
      凱倫看了看洪發爾,會心笑了。
  
      這是他第一次依靠自己的能力解決掉麻煩,在抵擋下所有尸骸的一瞬間,似乎覺得事情也沒那么糟糕。
  
      他并不是一個一無是處的領主,相反能夠靠著自己的能力解決一些實際的問題。
  
      短暫調息后,透過蜂鳥尸骸縫隙,正看到一群蜂鳥朝著唯一的亡靈屋沖過來。
  
      啵啵啵啵!
  
      如同啄木鳥般敲擊著亡靈屋,幾個從縫隙中鉆進來的蜂鳥,徑直落在生靈的脖子上。
  
      滋!
  
      鮮紅色的血液流入尖針般的吸管中,最靠近邊沿的生靈便開始成批的倒下。
  
      立時,整個庇護所內的生靈慌了,不斷向著中心擁簇,盡可能的避免被吸食,可越是這樣,局勢就越混亂。
  
      “拿起你們的武器來。”卡特琳娜順手撿起一把鋼刀,俯沖上前,將飛射而來的蜂鳥劈在一側,惡狠狠的向著所有人喊叫,如同地獄中的鬼將,兇猛無比,“拿上盾牌,堵住缺口。”
  
      卡特琳娜這么一喝,急速退卻的海員才回過神來,本能拿起武器向缺口沖去。
  
      蜂鳥雖然是稱號級種族,但依仗的不過是數量優勢,在進口被封住后,聊聊幾只很快被清除。
  
      凱倫可以借著自己亡靈法師的優勢,不斷召喚蜂鳥尸骸,再用這些尸骸一點點彌補缺口,本來災難般的形勢,卻用如此簡單的方法彌補了回來。
  
      就連凱倫自己都忍不住想笑,會如此奇妙的度過危機。
  
      外面雖是嘭嘭作響,可白骨屋再也沒半點垮塌的危險,隨著凱倫控制的蜂鳥尸骸越來越多,白骨屋的厚度又加了一層,更沒有半點被攻破的風險。
  
      沒有了蜂鳥魏霞,所有人坐在地上,經過一整天的戰斗,疲態顯現,一些體制弱的直接沉睡過去,現在都需要趁著這個短暫的時間恢復體力。
  
      卡特琳娜靠著凱倫坐下來,盡管渾身疲累,可并沒有如同其他生靈般休息,手握著滿是刃口的鋼刀,眼睛注視著亡靈屋的每一個角落。
  
      她很累,但她明白凱倫比她更累。
  
      聽著外面暴雨般的沖擊聲,這群蜂鳥似有不死不休之勢,而且越來越多,現在看似安全了,可等同于進到一個更加危險的空間中,他們沒有補給。
  
      到時候即便不被這些蜂鳥捕食,也會被生生餓死。
  
      “凱倫,我們得提前想辦法。”卡特琳娜喘著粗氣說道,“別讓我們自己內訌。”這是最害怕的。
  
      食物有時候一點用都沒有,可有時候就像個魔鬼般能夠挑動起盛寧最基本的欲望。
  
      殺戮!
  
      凱倫怎會不知道現在局勢,可構建起亡靈屋已經是最好的手段,作為領主自然清楚生靈本身的劣根性,在遇到絕境的時候往往想到的是自己,現在,擺脫這種困局的方法只能是將所有生靈的力量運用起來。
  
      “大祭司,我們該怎么辦?”凱倫頗有希望的看向了角落。
  
      可惜,洪發爾只是搖了搖頭,“不知道。”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瞬間擊垮了凱倫的所有信心,“以前我也沒遭遇過這樣的情況,你只能自己想辦法。”
  
      辦法?
  
      凱倫忍不住想笑,這兩個字很容易寫,可具體是什么就太難了。
  
      看著一個個已經累的沒有半點樣子的生靈,難道他還能指望這群人嗎。
  
      凱倫會用人,這是他的優勢,可在沒有一個人可用的時候,最后只能靠自己。
  
      可自己又有什么能力呢,除了那一點點菜鳥般的亡靈召喚術,難不成真的動用亡靈之頁。
  
      亡靈之頁是個自殺性的大炸彈,只要驅動,這里的所有一切,包括天空上的所有蜂鳥都會泯滅,當然,他能活下來,可那還有什么意思呢。
  
      在沒必要的時候,絕不能動用亡靈之頁,這是凱倫的底線,可現在又該怎么辦,蜂鳥像個巨無霸般壓著他們,只要有一個缺口就是全體覆滅。
  
      “凱倫,現在我們需要補給,如果我們能夠連接到三角洲后方的倉庫,找到我們存放咸魚的地方就好了。”卡特琳娜快速說道,“你能不能想想辦法,讓白骨屋向著東南角上延伸。”
  
      “這怎么可能!”凱倫笑道,這可是屋子,整體結構已經固定,隨隨便便的改動等待的會是大范圍垮塌,到時候那些跌落下來的蜂鳥尸骸會將所有人砸成篩子。
  
      “為什么不能!”洪發爾突然說道,“凱倫,這些都是你的亡靈召喚物,他們本質上是聽你的,你完全可以將這些亡靈按照同一頻率向著一個方向移動,這在理論上完全可行。”
  
      “大師….”凱倫不想反駁,可要知道這是到少亡靈,一只蜂鳥不過一個小指甲大,建立這座亡靈屋,起碼用到了十萬具蜂鳥尸骸,他承認這是自己的天賦,可一下子控制這么多的尸骸即便精英級的亡靈法師未必能做到,“這在說笑吧,我怎么能控制這么多尸體。”
  
      洪發爾完全沒有說笑的意思,滿臉威嚴,像個老師,“你覺得我像說笑嗎,如果不是這個生死憂關的時刻,我絕不會讓你這么做,但現在必須如此,凱倫,一個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如果你不壓榨,一直是那么一點點,壓榨的越多,潛能就越多,這是最不可能枯竭的資源。”
  
      短暫喘了口氣繼續說道,“現在已經證明,你召喚的尸體能夠抵擋住蜂鳥,也只有用這一種辦法,相信自己,從一具尸體,一點距離開始控制,我想告訴你,獸族最普通的戰歌便有三百個符文,而到達我這個層次,每首戰歌的符文都在上萬,這其中還不包括升調,降調,空調,節拍,別看著很難,可掌控這些不過是一個普通祭司的水準。”
  
      上萬個符文。
  
      凱倫下意識想到一堆亂麻,如果祭司對應的是符文,那么和自己對應的這么多亡靈又有什么分別。
  
      他是立志于要成為一個杰出的人的,為了夢想他愿意放棄一切,現在這么點困難怎么怕了,況且還有大祭司這樣的優秀祭司,正好能夠指導一下自己修行。
  
      “大祭司,你可得幫我。”
  
      洪發爾忍不住笑了,此刻覺得凱倫像個小孩子,厚重的手掌拍在了凱倫肩膀上,“放心吧,我也不想死。”
  
      白骨屋下,幾乎所有人都在昏睡,唯有凱倫和洪發爾睜著大眼睛,盯著上方橫七豎八的青銅骷髏。
  
      他要從復雜的白骨屋中抽出一具青銅骷髏,然后讓三百個蜂鳥尸骸順著青銅骷髏,搭建起一個狗洞模樣的通道。
  
      腦海中嗡嗡作響,似有幾十只蚊子亂飛,腳下如同扎了鋼針一般,酥癢無比。
  
      “這是分心的先兆,凱倫,你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骷髏上,記住,亡靈法師最重要的專注力,專注力越強,你控制的骷髏將會越多,永遠告訴自己,骷髏就是你力量的一切。”
  
      洪發爾的聲音似醍醐灌頂,凱倫慌忙收斂心神,全心全意集中在亡靈之上,抽取,剝離,附著。
  
      雖然整個白骨屋嘎吱嘎吱亂響,但還是按照他的想法抽出一具青銅骷髏,剩下的就簡單的多,只要在白骨屋外面讓這個骷髏彎腰,然后讓蜂鳥尸骸附著在上面,第一步基本就完成了。
  
      “戰歌修行不能貪心,需要在腦海中建立模型,然后將模型拆解成片段,再將片段拆解成語句,再將語句拆解成一個點,這個點,就是任何職業最原始的東西,凱倫,亡靈法師也不例外,你的腦海中必須有亡靈建筑的模樣,然后在拆解,按照我的方法,找到你那一個點,在腦海里演變十遍。”
  
      嗡嗡!
  
      凱倫直覺得腦海是一團亂麻,根本無法將十萬個蜂鳥尸骸湊成一個隧道模樣的建筑,這完全是在考驗他的腦力。
  
      第一遍不行!
  
      第二遍還是不行!
  
      第三遍還是不行!
  
      到第十遍的時候仍舊無法將骸骨輪廓勾勒出來。
  
      “大師,我沒法構建。”
  
      “不用急,從一個點開始,詳詳細細的構建起這一點,能做到嗎?”
  
      “可以!”和構建十萬尸骸模型相比,一個點輕松無比。
  
      “開始建造第二個點,記得和第一個點連接在一起,能完成嗎?”
  
      “當然,我現在已經完成了。”凱倫快速說道,“大師,開始建造第三個嗎?”他有信心一口氣建造出十幾個點。
  
      “不,溫習一下第一個點,在腦海中詳詳細細溫習一遍。”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