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書齋 > 千帆掠過只為君 > 第二百四十章 防不勝防

第二百四十章 防不勝防

“吵什么吵,哭喪呢。”
  
  門外傳來大力的拍門聲,嚇得里面的人一個啰嗦,瞬間禁聲。
  
  李月牙委屈的看著林婉,卻見她已經閉上眼睛不再搭理自己,心里一下就更委屈了。那眼淚就像不要錢一樣拼命的往下掉,不能出聲,更加顯得可憐巴巴。
  
  楊菊花抿著唇,忍了又忍,還是沒有忍住,起身走到她的身邊。這是她從小一起玩的朋友,她真的做不到不管她。
  
  伸出手,輕輕的抱著李月牙。
  
  “哭吧,哭出來就沒事了。”
  
  “嗚嗚,為什么,為什么她們要這么對我?菊花,我好難過啊,我的心好痛!”
  
  “沒事,哭出來就好了,就好了。”
  
  “我是那么的信任她們,可是她們呢?她們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
  
  耳邊傳來的哭泣聲,讓林婉的思緒也是混亂紛紛。李月牙何嘗不是另一個她?曾經,她也這么混賬,不管別人說什么,她一個字都是不信,信她們,愛她們。可是那結果,卻是讓她墜入地獄。
  
  對于李月牙,她心里應該是有點懷疑的,不然,她的話不可能立馬就起到效果。只不過,她一直在蒙蔽自己,讓自己生活在幻影里面。可是在另外一個人不留情面的直言中,她無法再告訴自己,那些都是騙人的,而是被迫去承受這最難堪的一面。
  
  又或者……微微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四周。這樣的場面,讓李月牙不得不去重視,不得不去看。再也不能夠其騙自己,告訴自己那是假的。所以,才會露出這么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看著抱著李月牙的楊菊花,不得不感嘆一句,就算沒有血緣關系,卻還是有著姐妹情深,而這,就是其中之一。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
  
  楊菊花,紅衣,她的紅衣!
  
  花府中,花朗月也正在大發脾氣。
  
  “你是廢物?讓你過去護衛一個人,都能夠不見?什么暗衛女子第一人,我看你簡直就是廢物。”
  
  一腳把青衣踹到在地,看著她恨不得把她給直接廢了。他精心挑選的人,竟然給他把人給看丟了。要她還有什么用?還不如一刀結果了。
  
  “少爺!”
  
  花葉出招攔住花朗月,對著他搖頭。
  
  “少爺,青衣畢竟是林小姐的侍女。要是以后找回來,這侍女突然沒了,或許流言會更難聽。您何不把青衣留著,等到林小姐回來再處置呢?”
  
  “我就先留你狗命,等把人找回來再說。”
  
  說完,大步朝著外面奔去。
  
  “花鄉,你留在府里高度爹,我把人都帶過去了。讓他不要驚動林府,等我把這次的事情解決了就好。人,我一定會找回來的。生要見人,死要見尸,不管是什么情況。還有,你讓他準備好聘禮,我和她的婚事,也該定了。至于日子,我看選的那個也不怎么樣,你讓他直接選個最近的,看得順眼的。”
  
  如果是好的,為什么在這節骨眼上還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不能再放她一個人了,再這么下去,他肯定要被嚇死的。如果讓他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他一定弄死他們。還有林府,他真的不想她再待下去,那些個牛鬼蛇神,防不勝防。
  
  等到花太師回府的時候,等待他的就是這么一個噩耗。
  
  “你說什么?”
  
  人又丟了?這在要成婚的檔口?還有,這臭小子說的什么話?這本身就是快要到成婚的日子了,還挑什么日子?再早,他能把人變出來?能的話,他倒是愿意,就算是明天成婚也可以。真的是……
  
  花太師真心覺得,這林婉肯定是犯小人了。不然,怎么好端端的出去看個莊子,都能夠出事?還是說她的敵人太強大?哎,真的是多災多難的一個小姑娘啊。只希望這次,她能夠遇到貴人,逢兇化吉了。
  
  “這事情老夫人和夫人知道沒?”
  
  “還沒,少爺沒來得及說就走了。”
  
  花鄉搖了搖頭說道。
  
  “嗯,那我知道了。”
  
  這件事情,說不說?想了想,花太師還是說道:“這件事情你先瞞著,你家少爺不提起,你就爛在肚子里面。”
  
  “是!老爺。”
  
  哎,這次的事情棘手了。畢竟這都消失一天一夜了,很多東西都很難說的清楚。只能希望她運氣好一點,頭疼啊!
  
  花太師想到自家夫人,哎,算了,能瞞一時是一時吧。
  
  花朗月騎著馬在街上橫沖直撞一路朝著城門跑去,讓那些百姓苦不堪言,卻又不敢說什么,只能躲著。
  
  “她沒事跑這么遠的地方干嘛?”
  
  花朗月看著眼前,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此處為南武,這邊離京坐馬車快點一天,慢一點的就要2天。她一個大家小姐,看個莊子跑這么遠?果然人還是要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成。
  
  “你先回去莊子上,看著紅衣幾個,免得她們擔心。”
  
  “可……”
  
  花朗月陰沉的看著青衣,“你把人弄掉了還有話說?”
  
  “是!”
  
  青衣不敢的低下了頭。
  
  等到青衣離去,花朗月說道:
  
  “走,我們去個地方。”
  
  “是,少爺!”
  
  此刻,在南武的縣衙里面,縣太爺愁的頭發都要掉光了。看著面前的失蹤人口,真的是恨不能把那些拐子五馬分尸。可是,現在就算他想要五馬分尸,那也得先把人給找到啊。
  
  這一次,南里縣的失蹤人口竟然達到了這么多,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啊。他們是覺得南里好欺負嗎?
  
  “老爺,老爺,外面來了一個兇神惡煞的……”
  
  衙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腳給踹的貼到了墻上,滑落下來,口里血直接流了出來。
  
  “大膽,誰敢……”
  
  縣太爺一拍桌子,怒目看著進來的人。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光天化日竟然敢打衙役?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真的是老虎不發威,當他病貓不成?
  
  只是,當他看到來人的時候,瞬間所有的脾氣都沒了。雄赳赳的身子也縮成下來,要是可以,恨不能縮成一個球。就為了面前這人看不到他,轉身離開。心里好痛苦,好難受!
  
  
纸牌比大小游戏规则